妮娜的異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腐女一枚//外表假文青,內裡三觀全毀
每天都在自我突破極限,重塑新三觀w
  • 3280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職】〈回家的路〉 ×葉橙



他,呼出一縷煙。左手對鍵盤的操作仍未停歇。
 
假如有人問他,是否戒菸?他會回答,不會。
 
因為那是他,弔念蘇沐秋的方式。
 
如同,沐橙藉著望向電腦螢幕內那個小小的沐雨橙風的身影,來以此懷念。
 
 
 
當初他還是個小毛頭,15歲,滿腔熱血但對那個年齡來說依然是大話,離家出走的屁孩這是社會給他的,他自己也承認的汙名。
 
但那個比自己稍長幾歲的少年,說了句,追尋夢想我喜歡,便撿了他回家。
 
從那天開始──
 
他姓葉,但他是蘇家人。
 
 
 
*
 
 
 
人生不嫌多,無法打掉重練。
 
就如同,他所堅信的把握每一場比賽,後悔?他不曾後悔。因為人生無法等他後悔。所以比賽也是,做到自己最好的地方,失誤?那就是命吧。
 
神說要有光,祂也可以說他要給你一些命運的調味料,讓你的命不置於平淡乏味。
 
 
 
人生只有一次,在這之前這只是個道理──
 
在那天,蘇沐秋被送進急診室之前。
 
 
 
蘇沐秋,最後並沒有像之前埋進房間內苦讀千機傘的資料,隔天笑了笑走出來為他們煮了不算豐富卻十分美味的料理一樣。
 
 
 
急診室走出來的是,穿著白跑的中年男子,旁邊還有一群穿著白衣制服的護士。
 
他們說什麼,他記不得了。
 
他只記得,他的左手緊握一旁顫抖著的纖細玉手。
 
 
 
平日,他膽敢這樣?蘇沐秋那妹控魂肯定跑出來從中切開,然後罰他晚餐只能吃半碗白飯。
 
但今天他沒有,以後也不會再有。
 
 
 
他望著左邊啜泣著的蘇沐橙,握著的手依然沒放;而右手他滲入口袋,握著那個前幾天從蘇沐秋那接到的榮耀卡。
 
 
 
 
 
我們會一直走下去,帶著你一起。
 
 
 
他和她,只能走下去。
 
因為人生這場遊戲,也只有這麼樣一個單一的方向鍵。
 
 
 
 
 
從此開始,蘇家崩壞,不復存。
 
他再次走上離家的路,只是這次稍微不同──
 
 
 
左手手心的溫熱再也不容忽視了。
 
 
 
他牽著她的手,離開瀰漫死亡氣息的醫院。
 
從這從新開始吧,他想。抬起頭看見那原本因為光害而不輕易望見的繁星,因為三更半夜店家紛紛熄燈而嶄露頭角。
 
 
 
「葉修,我們該去哪呢?」
 
 
 
該去哪呢?
 
蘇沐秋如果是你,肯定知道回家的路怎麼走吧?
 
 
 
「走就會知道吧。」
 
 
 
我們找的到嗎,那條該如回到蘇家的道路?
 
 
 
*
 
 
 
他慢慢睜開眼,一副還未調適過來夾雜驚慌、悲傷的臉。
 
從文林苑出來,走上興欣二樓,發現大家都早已坐至各自的電腦前努力著。
 
 
 
「今天比較晚喔。」陳果端著一些點心過來,拍了他的肩一下。
 
這一下,也把他拍醒了。
 
 
 
眼神不自覺瞄了一眼自己位子旁的那抹橙色身影,而後又轉頭向陳果回話。
 
 
 
「老闆娘妳該不會要扣我工資吧,至少給我留個買菸的錢。」
 
「別說的興欣都在壓榨員工似的。」
 
「沒辦法,哥無所求,只求買個菸呀。」
 
「誰管你這老菸腔。」
 
 
 
之後,陳果將點心放在一旁的茶水櫃上後,便悄悄地將訓練室的門闔上,往樓下網吧區看門去。
 
 
 
來到位子旁時,發現電腦早就開好了,他掏出他君莫笑的榮耀卡插上、登錄。
 
Login還在跑時,螢幕上右下角的qq先冒了泡。
 
 
 
“作惡夢了?”
 
“沒”
 
“但葉修你的表情很奇怪喔”
 
“真的沒事,只是有點懷念的夢罷了”
 
“喔”
 
 
 
他轉向左,無奈地笑了一下。
 
她,也朝他露出了個甜美笑容。
 
 
 
 
 
「夠了!老夫受不了。你這個沒下限的先是遲到,一來就跟蘇妹子眉來眼去的。」
 
「是誰沒下限了阿,老魏還是別把你那些骯髒思想傳染給哥們呀。」
 
「葉修,該不會做了春天的夢吧。不然遲到這事出在你身上,還真是沒看見過呢。」
 
 
 
看方銳也攪和進來,他先前那些愁惆悵啊、男人情懷呀什麼的早也不見蹤跡了。
 
他揮一揮手,作趕走狀。
 
「去去去,我這進度都落後了,不跟你們一個個在那裡比下限。」
 
 
 
「哎呀,生氣了?」
 
「是怕蘇妹子吃醋吧。」
 
 
 
他抓起耳機戴上,來個耳根清靜。
 
他跟蘇沐橙看在興欣大夥們的眼中,似乎是對公認的情侶。就像班級中總有一對男女會被套上班對的稱號那般。
 
但其實,他和她之間並沒說過『我愛你』、『在一起吧』等等之類讓關係確定化的語句。
 
 
 
從那時開始,他們關係一路就這麼走來。
 
他們什麼都不是,卻是彼此都認定對方為最重要的存在。
 
 
 
 
 
**
 
 
 
葉修,獨自一人於房。
 
思緒翻攪讓他作噁,早上的夢境像回歸般,掐著他快讓他窒息。雙眼直盯著發亮的螢幕卻無法做任何事,原本簡單、輕巧的雙手,此時卻如千萬斤巨石般的笨重。
 
 
 
今天前的自己,是如此文言的嗎?
 
他笑,嘲笑自己,嘲笑懦弱、膽怯、被迷路拘束的自己。
 
 
 
「…修…葉修?」
 
蘇沐橙的聲音突然響起讓他嚇了一跳。
 
「沐橙!怎麼?」
 
「抱歉,敲了門但你都沒應聲,有點擔心。」
 
「啊……因為……」
 
他難得的笨嘴,因為他實在想不到哪一句垃圾話可以逃過這位相處超過十年的女孩耳裡。
 
 
 
他沒接續、她也沒出聲。
 
分針過了大半,她才開口「是因為哥哥嗎?」
 
「嗯。」
 
 
 
沒必要瞞她,真的沒必要,因為是她──
 
 
 
「久違的夢見。」
 
「是嗎。」
 
 
 
她張開雙臂,從後頭輕巧的環著他的頸一會。
 
隨後,道了聲晚安便回房了。
 
 
 
 
 
頸上的餘溫,帶點她沐浴後的洗髮精芳香,一切都是這麼熟悉。
 
他卻有種陷入迷路的恐慌中。
 
 
 
 
 
欸,蘇沐秋──
 
我這次可是帶著你妹妹一起迷路,還不趕快來接我們。
 
 
 
*
 
 
 
或許,是個無夢夜他睡得特安穩。隔日起了個大早,下樓發現陳果替大家帶了點早點,拿了自己的份餬口、說幾句垃圾話、走到興欣二樓訓練室、練習、研究、備戰、偶爾發現人家再搶B自己也去鬧騰一會,一天很快就這麼過了。
 
 
 
一切,回歸。
 
昨天那個懦弱的自己彷彿是個幻影,從不存在。
 
只有,頸上的溫熱是那樣無法抹滅的真實──
 
 
 
我從來不把妳當作妹妹,我想妳是不知道的。
 
 
 
 
 
*
 
 
 
「我說你敢偷看你就完了!」
 
「我到覺得你的妹控病更加嚴重了。」
 
 
 
盛暑,節儉至上為家訓的蘇家領袖,說了句忘掉冷氣的誘惑吧!
 
於是他們一家三口來到市民游泳池,看著蘇沐秋驕傲的拿著三張優待票晃呀晃的交給售票員,他簡直要稱他句大神──節儉界的大神。
 
 
 
蘇沐橙說了句她去換衣,便跑去女用更衣室,他的目光隨著她的移動飄移。
 
 
 
「幹什麼幹什麼你!」
 
「在想著你的PK紀錄呢。」
 
「絕,太絕了你!等等回家來一場!!」
 
 
 
接著,蘇沐橙更衣完畢走了過來,兩人的吵嘴也總算到了終結點。
 
 
 
 
 
不過如果是你的話,一定會給她幸福的。
 
 
 
 
 
這天,他閉起眼打了個盹,不到十分鐘,他又分不清是夢或現實。
 
那句話,蘇沐秋真的有這麼說過嗎?在他和沐橙轉身行走時來自後頭的嘀咕聲,聲音不大卻完整的入了他的耳。
 
 
 
那時的蘇沐秋這麼跟自己說的?
 
他一直忘記了,為了生存、為了榮耀,他一直忽視了?
 
 
 
又或者,這一且是自己妄想而給它冠一個借夢表達之名呢?
 
 
 
 
 
「還好嗎?」
 
「沒事。」
 
原本的對話隨著該練習了應該就這樣句號了,他卻又多望了蘇沐橙一眼。
 
「嗯?」
 
等她察覺時,他才急忙的拿起靜置桌面的那張君莫笑榮耀卡插卡登錄。
 
雖然這幕看在魏深和方銳眼裡又雜舌了,他也只好難得的大放送,比平日多送幾句垃圾話給他們。
 
 
 
蘇沐橙則沒理他們,戴起耳機、開啟視頻、嗑起瓜子。
 
 
 
一如既往的日常。
 
 
 
*
 
 
 
晚餐時分,大夥沒約好,各自報備了幾句就出門覓食了。
 
最後,又只剩他和她了。
 
 
 
空蕩蕩的訓練室裡,他也不避諱,又或者說她和他從沒避諱過,只差在沒人的房間裡不會突然插進幾句垃圾話的差別罷了。
 
 
 
「要吃什麼?」
 
「巷口那家呢。」
 
 
 
他沒回應只是站起,畢竟她的決定就是他的決定。
 
蘇沐橙也沒有追問,答案就這麼確定了,對話從以前至今皆是如此,他拿起隨身的小肩背包背上,便跟他走出了訓練室。
 
 
 
一整天的冷氣房,他一踏出興欣網吧先是感受一下室外久違的溫度,順勢的仰起頭。
 
太早了還看不見繁星呢,他想著。
 
 
 
「找星星?」
 
「太早了,看不到。」
 
「葉修你什麼時候那麼閒情逸致了。」蘇沐橙逗趣的問著。
 
 
 
從那時開始,此刻的他無法這麼說,於是換個說法──
 
 
 
「哥這是在訓練眼力,妳有所不知。」
 
「是是是,呵呵。」
 
 
 
原本帶有感傷的回憶,就被他轉化成為垃圾話。
 
因為,他不希望她哀傷。
 
 
 
邊走隨意的幾句云秀怎樣、黃少天怎樣,連老韓都被他們當作散步時的最佳話題。這時,他發現加入榮耀一路走來他身旁多了好多人,而她亦是。
 
 
 
「老闆,來兩碗麵各加顆蛋。」
 
 
 
先不論葉修自己的積蓄都贊助了那些人,蘇沐橙在嘉世的幾年也攅了不少錢,但她仍是他初次見面的那個她。身為一位全明星該有的一些品牌單品她是有幾樣,畢竟是女孩子,每一陣子他還是會看見一些新玩意兒,但是蘇沐橙非在一些場合是不會穿戴那些高昂的名牌貨,這些名牌貨大多是廠商贊助,只有一些低價的飾品是自掏腰包網購或跟云秀出門買的,不貴、不多,卻剛好可以襯托她的美。
 
 
 
節儉的美德,是蘇家的家訓。
 
刻在骨子裡,怎麼洗刷都無法消匿的。
 
 
 
一碗麵加顆蛋,對蘇家人來說,已經是頓非常滿足的晚餐了。
 
 
 
*
 
 
 
吃飽喝足,回程的路上,他們腳步放慢許多。
 
先打破沉默的是蘇沐橙「謝謝你,葉修。」
 
 
 
「嗯?」
 
他還搞不懂沐橙指的是什麼時,她已續道。
 
「一直以來讓我待在你的身邊。」
 
「嗯。」
 
他聽得出話裡的意思,也知道他隱藏很好的那份感情仍未被她發現。
 
就像當初扮家家酒般的戲言,沐秋為大、他是蘇家二哥,而沐橙是妹。一直以家人相稱,走過十個年頭。
 
 
 
愛情發酵,是不需要通知,或許當他第一眼看見她時,他便認了她作為今世那無可取代的家人──
 
「未來我的身邊也只會有妳,應該說非妳不可。」
 
他用一句話概括他的感情,親情中屬於愛情的那部分。
 
 
 
聽完他的告白,蘇沐橙先是對著他眨了眨眼,而後便露出大大的笑容,似乎非常滿意他的話般。沒有誰主動的問題,很自然碰在一起的兩隻手,就這麼在夜燈底下的行人專道上牽起來。
 
 
 
「我喜歡你,葉修。」她說。
 
 
 
聽到這句話時,他不自覺得望了下夜空,星星仍沒出現,但兩旁的路燈排排站的延伸,比星星還璀璨,那時因迷路的無助、徬徨似乎都得到解決。
 
 
 
回家的路在哪?
 
蘇家在哪?
 
 
 
有妳的地方,那就是家。
 
 
 
「這不是當然的。」很有他一貫風格的回覆。
 
聽完後的蘇沐橙也呵呵笑了起來。
 
 
 
「回興欣吧。」
 
「嗯。」
 
 
 
有妳、有大家的地方,那就是我的容身之處。
 
 
 
 
 
 
 
✿後記:
 
葉修還是回家了(葉家),我也覺得他該回
 
畢竟他有作為兒子、作為哥哥的這身分
 
但因為他和沐橙已經約定好了
 
因為那句〝保持聯繫,等妳退役〞
 
所以我還覺得我應該沒有被打臉吧wwwwww
 
早晚都是自家人嘛wwwwww
 
昨晚卡在後頭
 
看完1727虐到不行,一整個想哭的節奏
 
配著聽歌到最後還是眼酸了我QQ
 
想這不行,要趕在完結,我就著麼把他給寫完了。
 
其實全職CP我完全沒雷點,都吃,像葉ALL我就通吃
 
但是BG向我很堅決的一定要葉橙(不可拆),他們是我第一個全職CP
 
在看100章時那種隔著一條馬路的關心與思念
 
還有159章毛絨絨的客人那篇對話上的親暱、躺肩、信任與關心
 
又更加激起我葉橙一生推的想法。
 
 
 
今天絕對不會是結束。
 
榮耀不敗,對你、對我、對二創都是。
 
全職的大家謝謝你們,2014/3/31那天因為無聊而點開了全職,而認識了你們,雖然資歷尚短不到一個月,但是──
 
有幸遇到你,葉修,這是我這輩子最開心、最榮耀的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