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妮娜的異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腐女一枚//外表假文青,內裡三觀全毀
每天都在自我突破極限,重塑新三觀w
  • 3478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夢‧企劃】如果是飛機頭你還會愛我嗎?

 



**
 
現在想想有哪裡不同,也始於那天。
 
我從床舖爬起,打算找點水來喝。看見一旁床頭櫃上的水杯空蕩蕩,於是嘆了口氣,無奈裹著毛絨外套下樓。
此時,看見新妻獨自一人坐至客廳的茶色長椅上。
 
「怎麼了,英二?」
 
我們同居已逾一年,雖說同居但我們很少一起入睡一同迎接微露晨光的早晨。
我不怪他,畢竟我愛上的他也包含他所熱愛的職業──漫畫家。
 
「沒什麼,該該才是下來覓食嗎?」
 
「喝……喝水啦!」
 
「該該妳臉很紅在緊張嗎?該不會再亂想什麼吧,嗯?」帶著惡趣味的玩笑面容,我朝他做個鬼臉便跑進廚房找水喝了。
 
同居已逾一年。
我必須承認──我仍然未習慣帥氣到如同閃爍星星般存在的新妻英二。
一年前,因為他的一句『我沒辦法約會,但是可以住在一起。』便成了同居狀態。
這樣的生活沒有什麼不好,倒不如說每次見面都有意外的驚喜,且偶爾經過他的工作室旁,透過隙縫所連接的他的背影,就會感到心動的襲來。
我,就是那麼愛他。
 
「英二還要工作?」
「嗯,因為不能輸給亞城木老師!」
「別太累喔,那我先上樓了!」
「嗯,晚安。」
手裡水杯裡的水隨著腳步的移動搖晃著,形成的波紋像蠱惑人心般的存在,很想轉頭拉著他撒撒嬌,但這樣的事我做不到,不想成為他的負擔,一直是這麼想的。
腳無奈地正要踏向一階,後方響起他的嗓音──
「該該......妳覺得我……
隨著聲音的方向轉過頭「嗯?」
看著他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最後開口一句『沒事,晚安』作結。
不大懂怎麼回事,雖然有好幾次都會為天才腦裡的想法究竟是什麼呢而甜蜜的煩惱。
 
但這次有種直覺,不是平日那些膚淺的事。
該怎麼說女人的第六感向來比機器儀等等科技產品還要準確。
 
漫畫……嗎?
 
*
 
這天是亞城木夢叶裡擔任故事創作部分的高木秋人與其妻子香耶小姐的寶寶滿足歲的慶祝會。
我們應邀參加。
但若以現在的觀點來說,一切非但始於那日,甚至該說得知一切真相的今日對我才是最重要的轉捩點,我卻並沒做過任何努力。
任由其發生,才會使發生那無法挽回的錯。
 
慶祝會的尾聲,我來到真誠夫婦旁閒聊。
「那個失禮的問一下……髮型是出自於美保之手嗎?」
「才不是呢,其實是他自己剪壞了。還瞞著我說去美髮院剪的。」
夾雜美保不要亂說的真誠害羞的吶喊,我們呵呵笑了幾聲,美保又換上有點擔憂的神情道「不過,新妻先生沒問題嗎?」
「英二?他怎麼了嗎?」
「新妻先生似乎被最高騙了。」
「蛤!?」
 
據美保所言,前些日子福田組美其名開會的聚餐,英二似乎對真誠老師那低級的美髮院謊言深信不疑(只有可愛純真的新妻老師被騙w)甚至羨慕真誠的新髮型(狗啃狀的瀏海),還一副感嘆地說──
 

我也想剪一個比較潮的瀏海啊!!!
 
 
*
 
雖說如此,但實際上又過了好幾日,也不見英二又有哪裡感覺不同了。
那件事就這樣被我拋到腦後,直到今晚我透著細縫看見比平日更加猖獗的動作加上咻─唷─聲響,以及飄自門縫外我手中正拿著的這張草稿紙─
 

畫有飛機頭的少年,手中拿著巧克力害羞地向女孩告白。
 
 
噗喫一笑,真是個好故事不是嗎?
原來最近那麼努力是打算畫個不良少年為主的學園短篇故事嗎。
我會為你加油的!英二!!
 
 
 
END(根本仍未完待續啊啊啊啊啊啊啊!)
 
 
【後日談】
 
 
314白色情人節,女孩從心愛的男孩那裡收到回禮的日子。
 
一早,和以往不同的不賴床反倒衝進浴室進行梳化,今日是難得的約會日,是從交往後的第一個約會日,儘管同居已逾一年,卻不曾約會過的我們,幾天前從英二那裏收到一張寫有約會兩個大字的小紙條,底下注記了日期時間和地點。
 
該怎麼說,這樣的小驚喜真的只會讓我越來越愛他──


才對吧!!!?
 
看著於約會地點站著的謎樣飛機頭男子揮舞著手中的巧克力,用著新妻英二的嗓音對著我大喊「該該!!!!這裡這裡~情人節快樂!」
 

我彷彿聽見內心有個英二的聲音真切地問著我『如果是飛機頭你還會愛我嗎?』
 

所以我只能說──
真誠最高,去死吧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