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妮娜的異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腐女一枚//外表假文青,內裡三觀全毀
每天都在自我突破極限,重塑新三觀w
  • 3538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夢‧企劃】來自筆桿的溫度。

 
**

紅色外套,成了他的象徵。

在那段大四苦悶到令人無法喘息的日子裡,成為我救贖的光。
 
一開始注意他,並不是什麼過於顯眼的事情。
還不到考試周,籃球場旁的圖書館有別於籃球場上的吵鬧,顯得格外冷清。原本就安靜的圖書室因為不到期中考,自習區空位顯得特別多,不用煩惱,輕鬆地有如自家般舒適(電腦區相反的一如往常般的熱鬧)
也因為這麼樣的天時地利,他的出現顯得特別不平凡。
自認為老位子的第三大排的中間空位,對面全無一人入座。不知他是看不慣我一人獨享這麼一大桌還是怎樣,一走過來就選了對面位子入座,看似沒什麼用意,在我眼裡卻格外刻意。
 
或許因為過於在意吧,手裡的書不段停留他入座前的那一頁。
手中握的粉色點點自動筆,也像當作裝飾般的,只是握在掌心沒有什麼作為。用著眼尾的餘光觀察──那特別顯眼的穿著紅衣外套的男孩。
 
紅色的外套、黑色的粗框眼鏡以及面前研讀的那本厚重的醫學書籍(不只一本,旁邊還有類似的幾本。)或許身在醫學院裡頭,外加身為醫學院裏頭特別存在的系院,光看那幾本書籍絕對猜不中對方的系別以及系級。
那倒也罷,猜不中又何妨?
在大學裡的最後一個秋冬,這樣的相遇作為點綴之用已十分足夠。
 
*
(夢與加料OPEN)
 
經過幾個禮拜,讓我大約摸清他的行動。
每周二的10點他一定會準時來圖書館報到,隨著期中考的接近,館內的學生也漸漸多了起來,我們已不大能坐在附近了,或許這個原因吧。
四眼相交的機會卻變多了。
時常在想,我在看他他會看我,這是否代表他也在意我呢?
想著想著,就這樣過了幾天期中考結束,考生們散去的自習區又如同開學時一樣冷清。
就在如同幾個星期前的天時地利般,他一樣在空位比人多的自習室內選了我對面的座位。
一樣的位子、一樣的兩個人、一樣的紅外套、一樣的書籍,不同的是心底那股正在急速發酵的情感非常不一樣。
 
就在此時,曾以為是幻想(的確是幻想=)的劇情卻真實般上演。
遞過來的紙條寫有幾個字,鉛筆的字跡擠在一小張紙條上是有點可笑,卻不減他那清秀的字跡。
 
『還記得這個嗎?』
 
記得這個?
因為不知道問句的主語到底是何事?於是抬起頭正好對上他的臉。
第一次那麼仔細的看著他,直挺的鼻梁上架著黑色粗框眼鏡,增加他的書卷及成熟的味道,他唯露笑意,細聲地說「這個!這個!」他左手手指搖晃著一隻一看就是女用的鉛筆──粉色的點點自動筆。
「啊!我的筆!!!」
那是一個星期前怎樣都找不到的筆。
因為好寫且陪我度過幾場考試,是支十分寶貝的自動鉛筆,雖然他不是特別昂貴也不是多不易取得,但就是那樣的如此特別。
 
或許是太開心,不自覺的喊出聲來,引來旁邊電腦區的學生們觀看。
他將食指嘟在嘴前,比著『噓』的意思,但嘴邊仍保持笑意,看來他早預想到這樣的結果了,且也無責備我的意思。
 
之後他再找了一張小紙張,寫了寫便連同筆一起遞給了我。
 
『能找到主人,小粉(自動筆)說她很開心喔!
我也很高興認識妳。』
 
就這樣,回握著從筆桿傳過來的溫度。
似乎讓這個冬天溫暖起來。
 
我將紙條夾在書本頁裡,對著他沒有發出聲音,僅用嘴型表達──
我也是喔。
 
然後我們相視而笑。
 
 
 
END
 
 
 
 
 

明明只是個夢
明明只是個妄想
我居然給他爆字數到1300多字
其實夢中我記得的就是他遞給我筆那段
然後我還能感受自己心跳加快到有病W
 
然後前半部都是真實發生的事情
後半部期中考期一到,雖有見面也就剛好同一個時間在同一個圖書館內讀書罷了
而且之後朋友因為在宿舍無聊所以都會提早來學校陪我吃中飯
於是之後便慢慢沒機會遇見了。
 
很開心的是下學期通識遇見他。
不過他都在睡覺比較多
雖然他可能課業很忙啦
況且因跟朋友一起修課,之後還常常晚到以至於要坐前排(8別太為難我們,但其實是我們故意讓公車開過去的WWWWWW)於是就沒跟他有太多交集我就這樣帶著遺憾(WWW)畢業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