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娜的異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腐女一枚//外表假文青,內裡三觀全毀
每天都在自我突破極限,重塑新三觀w
  • 3280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eborn】相愛要在晚餐後×獄春






【Reborn】相愛要在晚餐後×獄春
 
 
(7:30 pm)
 
她將手上的竹筷放置於筷枕上,收拾會,默默地將吃完的碗筷拿到流理臺擺放。
坐於對面的男人還未用膳完畢,她瞄了一眼後,不發一語地逕自走向客廳沙發坐下,打開電視,隨意的選取放置於一旁的雜誌翻閱著。
電視裡的鬧劇鬧得越歡樂。
只顯得這個家越冷清。
 
 
她與他,結婚其實還不到一年。
 
 
*
 
在3字頭的年齡即將襲來前夕,親友間的噓寒問暖率先乘風颳起。在不知參加了第幾場婚宴後,今日的她備感焦慮及疲累。
看著眼前衣著典雅白紗禮服的新娘,突然間眼眶竟有酸澀之感。
 
她不是想結婚。
而是不知道該怎樣才能結婚。
她無法再追著男人到處跑了,畢竟她不是少女已經是很久的事了。
 
站在身旁那位從小就與自己惡言相向的男人,很隨意地說了句「我們結婚吧。」
於是,她不假思索的回答,連自己也嚇一跳的那聲「好啊。」
 
那天過後,三浦春正式成為獄寺春。
他們沒辦婚禮,僅登記完畢告知了少數親友,就這麼簡單而已。
 
原來結婚一直都很簡單。
一張白紙黑字便足以證明其效力。
 
 
(7:30 pm)
 
想想那天,他們結婚了。
他不是想結婚,而是不懂怎樣才能與她相愛。
於是,看著眼前穿著燕尾服的新郎親吻了新娘後,突然有股衝動,那股衝動等他意識到時,自己已經用著無所謂的態度包裝而說了出口。
 
「我們結婚吧。」
 
得到的答案是讓他欣喜若狂很久的一句不帶感情的回應。
 
「好啊。」
 
結婚過程她全權尊重他一切從簡的想法,又或說他那怕麻煩的個性,他們選擇了最簡約的登記結婚。一張白紙黑字外加證人,結婚並不難,從頭到辦好不花幾分鐘
,他們就從朋友變成夫婦了。
 
儘管結婚,獄寺春終究還是三浦春。
他與她,依然無法相愛。
 
*
 
他將吃完的餐具拿至流理臺擺放,回頭望向客廳。
別麻煩春好了,他想。
開啟水龍頭,便開始洗刷碗盤。
 
他們有多久沒有說過話了呢?
今天、昨天,還是前天?
 
(8:00 pm)
 
忙完的他走向客廳,看著被閒置的電視,他開口詢問道「妳有要看嗎?電視。」
看見三浦春搖搖頭,便拿起桌上的遙控器轉到CNN臺的新聞觀看。
 
他終於開口了。
她卻懶得開口,或是連開口都不願意。
 
實際上,這個月以來他們的相處已經不能用瓶頸概括而論了。除了沒什麼話題可聊外,連吵架似乎也做不到了,每天能說的只剩那些基本問候而已。
而到了現在,他想不起來他與她究竟幾天沒說過話了(包含問候),剛剛自己
的那個疑問句應該是這幾天以來的第一句吧。
他們與其說是夫妻,更像同住一個空間的陌生人。
 
 
新聞正好播報有關離婚率攀升了報導研究,像顆還未引爆的炸彈突然投向自己,然後瞬間引爆所有神經般似的。
 
連新聞都諷刺我,都是你這個棒球笨蛋烏鴉嘴啦。
他超想拿起手機撥號給那個早上才教訓過自己的男人,但他不能。
畢竟,如同山本武所言。
 
『獄寺你再不好好關心小春,他可是不會像工作那樣永遠在角落等著你。
你愛她,她不知道。你們不如離婚算了。別想著這種事情像工作一樣朋友能夠讓你靠,婚姻並不是戀愛。』
一切都是咎由自取,無法埋怨。
 
打從一開始的求婚他便將愛意掩蓋,換來毫無感情的回應。
本就如此,那時的他卻十分滿足。
 
 
(8:30 pm)
 
 
累積一陣子的雜誌都翻閱完畢,她抬起頭看像時鐘顯示8:30 pm。
好早,她卻沒開口這麼說,反而詢問坐至一旁的獄寺準人「你等等有要用書房嗎?我想整理一下資料。」
或許是她久未跟他對話吧,獄寺竟顯得神情緊張而結巴起來。
「沒……沒有。妳可以使用沒關係,桌上那些文件不用理會沒關係。」
「我知道了。」
 
生疏的兩個人,為何會走上婚姻這一步?
不!她與他,一開始並非如此。
 
他們自小每逢見面必吵上一回,雖說如此,也不是無法交心。
出入生死關頭幾回,她跟他漸漸靠近彼此。
 
那到底是從哪裡開始錯了呢?當初的回應嗎?
她,不該結婚的。
 
*
 
進入書房,她環顧了一下,便找到先前被自己棄置的那些文件堆。
基本上,書房大多是獄寺準人使用,她的工作不需要時常使用書籍及舊資料,個人筆電她也放在臥室裡,偶爾自行在家加班或無聊看個韓劇才會使用。
會決定來書房整理資料也只不過因為太無聊而興起的一時念頭罷了,沒什麼原因,老天爺卻不這麼想。
 
她不小心將獄寺的文件弄散了,低語地碎念一聲「嘖」後,便蹲下身撿拾。
霎那間,顫抖蔓衍全身,眼淚不爭氣地撲簌而下。
 
為何流淚?她沒資格流淚才對。
 
手上那一疊撿拾而起的資料最上頭,是一張離婚協議書。
看到這張紙,儘管依然空白,她還是難以忍受心底那股異樣的情緒發酵,像個小女人似的掩面而泣。
 
別人看見離婚協議書哭泣,是對愛情的正視與執著。
那自己呢?
順應他人的求婚,而順口答應的自己,並不是想結婚而結婚。
眼淚從何而生?
 
*
 
她想起那天的奔跑。
不快,她卻感覺整個人燃燒般似。
 
「獄寺先生好了啦。」
「蠢女人,若被追上怎麼辦!」
「但是小春真的跑不動了啦。」
「看起來好像也是,我知道了我們先在這邊休息吧。」
獄寺瞄了她一眼,似乎感覺她的臉紅得很,才決定休息片刻。
但她的紅頰,不是來自奔跑,卻出自於那被他緊握的手心。
 
原來,自幼開始愛苗早已滋長。
只是自己假裝忽略罷了。
 
「我真傻。」她對自己說。
當初不假思索地回應求婚根本不是突然而興的念頭,而是嘴巴逃過自我欺騙的殘殺,主動地為自己爭取一個機會。
說著,早已不是少女不能再追著男人跑的傻話。
簡單來說,不過是用2個字〝逃避〞便能說明的問題。
她不是不知該怎樣才能結婚,而是自己放棄追求幸福的權利罷了。
 
 
(9:00 pm)
 
 
他看見她腫著眼走出書房時,差點嚇傻。
就算是灰塵引起的過敏也不該這麼嚴重,正要開口詢問卻被三浦春亮出的那張寫有離婚協議書幾個大字的紙張嚇傻了。
 
那是,早上山本武與建言不符的半開玩笑拿給他而來的。
 
「那是……」
「沒關係,小春懂得。」
 
不懂。
妳不懂。
三浦春不懂。
我什麼都還沒說,妳怎麼可能會懂。
 
他想起山本武的那句話──你愛她,她不知道。你們不如離婚算了。
 
她的確不知道他愛她。
但現狀確實導向離婚的序曲。
不如離婚算了!說實在此刻他的確有這個念頭。
就如同他人歌頌著放手他人給予自由的偉大情操,他有那一秒也想成為那種自我滿足的偉人。
 
但他看見她那大哭過後腫脹的雙眼。
這是否證明,她愛他呢?
 
有人說他永遠行動跑得比腦子還快。
但此時他不得不感謝自己有這項天賦。
 
等他發覺時,他早已吻了她。
炙熱的、濃烈的,想掠奪她的所有般,吸吮著嬌麗的雙唇,不斷交纏的舌,像想把她禁錮於自己身旁般的纏繞。
他們不是不曾擁吻,他們魚水之歡也歡愉過幾回,卻沒有比此時此刻的吻還要有著更濃烈的情感意識。
 
深吻結束後,三浦春酥軟癱坐於地,且從微腫的嘴吐出的第一句便是「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不就因為我愛妳!」
看著,仍呆滯的三浦春他續道「因為愛妳所以想跟妳結婚。妳能答應時我開心的好幾天都睡不著。但是……」
「什麼但是?」
「對不起,我一直自私的維持這段婚姻,擅自認為這就是相愛,但是我卻忽視我們可以相愛的機會。現在的我已經學會了,若妳不覺得太晚,願意給我機會的話……」
 
她,站起抱住了他。
「喂,三浦春妳幹嘛!?」
「笨蛋獄寺,我早不姓三浦了。現在就給準人機會,我要回禮。」
「那妳這不是也罵到自己了嗎。說啥回禮啊?」
順著春的指尖指向寫有3月14日的日曆,才發現今天是所謂的白色情人節。
想起2月14日時,他的確有收到自家老婆的巧克力,雖然那時的他以為是小春吃剩留下的,沒想到還真的是為他而留。
 
有點小開心,現在的他真的很容易滿足呢!
只要能跟她相愛,什麼小事都變得如此美麗!
 
「抱歉,我忘了!不知道可不可以用身體來抵呢,親愛的老婆大人。」
一個勁的橫抱起來,忽視喊著色鬼準人放我下來的女人怨聲,他往臥室走去。
他相信明天開始,他們會過得比過去還要更加幸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