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妮娜的異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腐女一枚//外表假文青,內裡三觀全毀
每天都在自我突破極限,重塑新三觀w
  • 342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家教】〈心音の聞こえる距離〉 獄ハル

 








聽見心跳聲的距離〈心音の聞こえる距離〉 獄ハル
 
 
 
第一次聽見你的心跳,是我們還青澀稚嫩時。
 
我能感受到,自己的臉蛋兒脹熱難耐,而且應該紅得像顆蘋果似的。但那是你第一次主動張開雙手將我納入懷裡,儘管明知這是一場懲罰遊戲的錯誤結果,我仍然在心底感謝著老天爺賜予我這段暗戀途中的小插曲。
那時你的心跳──噗通噗通的規律之音,伴隨著襯衫染上的尼古丁味,讓我整整一星期依然沉浸於那時的氛圍當中。
 
雖然,我愛的含蓄內斂不同以往,卻只有和你的對話無法向前邁進,依然停留三句不離『笨蛋』五句不離『蠢女人』。
 
當時聽見心音的距離很近,實際上卻離得遙遠。
 
 
**
 
第二次聽見你的心跳,是我們遭逢追殺困頓時。
 
為了保護手無縛雞之力的我,你三天內不眠不休的警備著,儘管你已身負重傷卻仍對我不離不棄,最後仍在第三天晚應聲倒下──
 
「獄寺先生!獄寺先生!獄……嗚嗚嗚。」
撲簌而下的淚水,滴在他緊閉雙眼的臉龐。慌亂的恐懼逐漸擴大,害怕來不及傾訴的愛戀、害怕還未說出口的道謝,害怕好多的害怕聚集於心頭上。
 
撫著他的身軀,耳貼於其上──
 
雖然是微弱且紊亂心臟的噗通聲,但都證明了心臟仍在運轉。
 
當時聽見心音的距離很近,運作中的心音也格外安心。
 
 
**
 
第三次聽見你的心跳,是我們──
 
 
「哈咿!?」
 
自己發出驚訝的語氣惹得電話那頭的男人的一陣不悅。
 
「幹嘛!那麼不歡迎老子回日本啊!」
 
「小春才沒有呢!只不過……」
 
「蠢女人該不會再做虧心事吧?」
 
揶揄的口氣儘管令人不爽卻實在令人無法反駁,畢竟自己──
 
「小春人在北海道……」
 
「北海道!?」
 
「嗯,溫泉很棒喔。」
 
電話那頭無言的沉默,果然是當她是白癡吧!前幾天說了辭掉工作想要轉換跑道,結果過沒幾天人卻出現在北海道泡著溫泉,一副極為享受的貴婦模樣。
 
「好啦!準人不准沉默啦。難得有空閒嘛,之後有了新工作就沒時間休假,所以小春先犒賞自己一下嘛。我明天就會回去了。」
 
「不用回並盛。」
 
「哈咿!?準人別生氣嗎,小春真的不是亂說的!是真的有要去進修之後會去找新工作啦。」
 
 
 
男人的回答讓她急了,雖然現在的他們什麼都不是──
『朋友』是最適當的解釋。
 
 
 
經過生死戰鬥後仍然無法把愛說出口。
不是不說,只不過他有意的封住了她的嘴使其無法說。
 
時間久了,也就明白了。
獄寺準人是真的打算不娶不生的孤獨終老,僅因為他作為黑手黨界可呼風喚雨的彭哥列首領的左右手。
要有必死的決心,所以不能拖住他人的人生。
 
該怎麼說,自己的定位僅在『他人』這一項罷了。
不管自己與他再怎麼無所不談、怎麼樣從鬥嘴冤家變成紅粉知己,也無法成為他人生中的另一半。
 
 
 
既然這樣,就讓他這樣吧──
 
 
 
「不,我是指我直接去北海道找妳吧。雖然跟我計畫的不大一樣。」
 
「計畫?這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只不過妳三浦春真的是個令人出其不意的存在呢。」
 
 
*
 
 
穿著浴衣的走在溫泉街上。
他說,晚上才會抵達。有了多餘的時間,決定往稍遠一點的小山坡上的涼亭走會,順便眺望一下這個城市的風貌。
 
邊走邊想著與他的對話,已經三年不曾回國的他獨自一人回來,這件事情讓我隱約的感覺不安,最近幾個月的電話都有些微的蛛絲馬跡。
 
我不安的猜測──
他,或許戀愛了吧。
 
可惜對象不可能是我,早在幾年前自己連告白都沒有就被無言地拒絕了。
羨慕、忌妒、祝福………,當他開口的那一刻,我會祝他們幸福。
我想他這次會回國的原因一定是給我這個『好朋友』一個交代吧。
 
 
「蠢女人,我就知道妳會在這種地方。」
 
「準人?你不是晚上才會抵達嗎!」
 
「因為事情提前辦妥了。」
 
「這樣啊……,對了!這次回日本是阿綱先生派了任務嗎?真難得你沒有跟隨阿綱先生一起回國呢。」
 
「其實,三個月前我差點死亡。」
 
與問句不符的驚人回答使我震驚。
 
「準人在之前的電話上怎麼都沒跟小春說呢!」
 
 
他笑了笑,然後繼續他未完的故事──
 
 
原來,準人三個月前在任務途中身負重傷,雖然任務完成了,自己卻差點身亡。躺了快一個月的加護病房,最後在醫療團隊的努力下,奇蹟似的康復了。但這次鬼門關前走一遭的經驗卻惹得阿綱先生龍顏大怒,他認為準人並沒有了解他的命令先後順序,對於活著回來的命令應該優先於其他項的任務命令才對,準人卻沒有遵照。
 
阿綱先生認為這是膽小的表現,並不是勇敢的呈現。因為他連喜歡的女孩都不敢表白,只敢默默的放手,難怪連他給予的命令也違抗了。
 
阿綱先生從以前就體會到了,有著要保護的對象力量才會更強大。在有了愛情更是,保護心愛的人的同時,也會努力讓自己以最小的傷害來成功迎敵,甜蜜的包袱並不是累贅,而是激勵。
這激勵不只開創了自己的可能性,同時也能創造了兩個人的未來。
 
 
聽完後,果然──
如我所想,他早有了想保護的心愛對象了。
 
「所以準人想向那個她求婚?」
 
「嗯!妳覺得呢?」
 
「我認為阿綱先生說得很對,準人一向太消極了,對生命。就算處在黑手黨世界裡,阿綱先生和京子一樣幸福得令人稱羨呀!所以當那個她真正的走進準人的生命中,你一定會改變的!變得能保護她外也能盡責的效忠阿綱先生。」
 
「原來妳是這麼想的啊,我現在才知道。」
 
「小春,會祝準人幸福的,真心的祝福。」
 
「謝謝妳,春。所以妳──」
 
他的語未畢便丟了個小盒子朝我過來。當我打開,裏頭擺著一枚五克拉的鑽戒。
 
「這是?」
 
「三浦春妳願意走進我的生命裡改變我嗎?」
 
淚水盈眶,我衝上前緊抱著他,在他胸前感動到不能言語。
 
「嫁給我吧春。」
 
「嗯!」
 
 
聽見心音的距離很近,這時他噗通噗通的心跳聲就像悅耳的婚禮曲一樣令人開心。
 
 
 
 
 
 
 
後記:
 
「蠢女人妳知不知道你突然跑到北海道害老子的求婚計畫都改變了啦!」
 
「不然本來的版本是怎樣呢?」
 
「就………躲在妳家旁,等郵差讓妳領取包裹時再跳出來求婚。」
 
準人說著包裹時指向了剛剛的戒子盒。
 
「蛤!?超爛的。」
 
「少囉嗦,那可是老子想了整整兩個月的計畫耶!」
 
「哈哈哈,不過小春比較喜歡今天的版本喔。」
 
俯上前,輕點了他的唇。
 
不知是夕陽的照射還是害羞的他讓雙頰微微泛起了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