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娜的異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腐女一枚//外表假文青,內裡三觀全毀
每天都在自我突破極限,重塑新三觀w
  • 3280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圖書館戰爭】賀10/4初逢紀念〈後遺症〉× 堂郁 R17(?)

 


※戀人前
※圖書館戰爭二次創作 

今天的郁特別早到。
連早餐都沒吃,就來上班了,連柴崎都直呼這成了女生宿舍的七不可思議之一了。
 
「早!」
聽見聲音她就知道聲音主人是誰了。
結果,想來空蕩蕩的辦公室冷靜一下卻忘了堂上早到機率相當的高,無奈之際郁只好努力克制自己那張脹紅的臉,生硬的回應「早……早安!堂上教官。」
「妳幹嘛?」
「什……什麼幹嘛?」
「我說妳啊……說話不直視對方是很沒禮貌的!」
接著,堂上雙手一捧將郁的臉轉向自己,本來想矯正郁的行為,卻發現郁的雙頰紅咚咚的。
「妳,感冒了?難怪妳不敢看我,給我瞧瞧!如果真的發燒今天就給我請假,別做無意義的掙扎。」
「我……我才沒有發燒啦,堂上教官才是……太多管閒事了!」慌亂之際隨口祭出的語句反倒是激怒了堂上「是不是多管閒事等我確定了再說!」蠻橫的將郁轉向自己,然後慢慢的將額頭靠近。
 
突如其來的接近,堂上的臉漸漸與夢裡的他重疊了!
郁大叫了一聲,原本手裡捧著的冷茶就這樣的潑了出去。
「妳這傢伙!把別人的好心當成什麼啦!寒流的早上喝著冰茶妳是故意留著潑我的嗎,蛤!?」
「對……對不起!堂上教官對不起!!!」
一副快哭出來的郁,邊說著抱歉邊逃出了辦公室。
 
「堂上妳把笠原小姐弄哭囉?」剛進門的小牧和郁錯身而過,又看見自己的友人一副濕淋淋的糗樣,只好隨口開了句玩笑,卻得到意料之外的答案。
「誰知道!我只是好心想知道她有沒有發燒罷了。」
「額頭碰額頭?」
「還沒就被潑水了,長官擔心下屬的身體狀況很奇怪嗎!?你說阿,小牧?」
「是不奇怪啦……只不過……」
額頭碰額頭這種行為不該發生在長官與下屬之間吧?當然小牧並沒有說出口只是咯咯咯的笑著。
 
**
 
「教官?」
「噓,別說話。」
「但是……嗯~啊……」
她靠在堂上的身上,她能感覺到後方有著堅硬之物,那是男人性慾被撩起的象徵,這點常識她還是知道的。
但現在不只堂上,她也被堂上的大手逗弄到無法自拔了。
堂上的手是特戰部隊及各種經歷所塑造出來的既粗糙卻又成熟的手,指腹帶點粗繭的碰觸,像觸電般的感覺讓郁發著自己不習慣的聲音,超級難為情的,但身體卻像上癮般不討厭這樣的碰觸。
「郁,討厭嗎?」
低沉粗澀的嗓音於郁的耳邊呢喃著。
她搖搖頭,光堂上的聲音就讓她暈頭轉向了,怎麼可能會討厭他的碰觸呢。
「啊哈……啊哈……」
「郁很敏感呢。」
衣服內的手持續的不安分,搓揉著她小小雙峰,郁急促的呼吸聲讓堂上其中一隻手游移而下,隔著底褲的撫弄。
「教……教官那裏……不……」
「濕了呢!」
堂上停止了前戲的搔弄,一個姿勢的轉換讓他男上女下,郁知道接下來差不多要……,突然的───
 
──鈴鈴鈴─
 
「欸欸欸欸欸───」
被鬧鈴聲中斷的,居然是個夢!
硬生生的將郁從甜蜜的虛幻中帶入現實,都是該死的王子夢,原本她又做了10月4日那天初遇王子大人的夢,殊不知場景一個變換讓劇情急轉直下,成了羞死人不償命的春夢。
她該怎麼面對堂上才好?
「吵死人了,一大早。」仍然半夢半醒的柴崎不是被自己的鬧鈴吵醒而是被郁的嗓門嚇醒。
「對不起,柴崎!我我我……我先去上班了!」
「早飯呢?」
「今天不了!」
「真難得呢,可入選為女生宿舍的七不可思議之一了呢。」
 
**
 
郁蹲在基地內的一個窄巷裡懊惱著剛剛的潑水事件,畢竟,自己仍然未從早上的驚嚇中冷靜下來。
想到夢中的自己如此歡愉,她羞愧地不敢直視堂上。
這根本是春夢的後遺症啊啊啊啊啊!
你這A罩杯到底憑什麼做春夢啦!一連串的念頭讓平時甚少使用的腦袋更混亂了。
無奈不能無故曠職這是郁對工作的態度,頹然的走往書庫。
 
「啊!」一入書庫,便見到不想遇見的對象堂上,堂上已換了件乾淨的制服了,這讓遇又感到愧疚起來,全都是那個後遺症害的,因此她只好再次道歉!
「給我回來。」道完歉打算再次藉由工作逃跑的郁,只好默默地掉頭回去,低著頭佇立於堂上面前。
「是我不對。的確太多管閒事了,不過如果不舒服的話我命令妳一定要跟我說。」語畢,堂上摸摸郁的頭便走了。
 
不是的。
不是的。
真的不是這樣的。
郁很想跟堂上說一切都是自己的錯,但她不能說。
 
不過儘管剛剛氣氛被弄得很僵。堂上卻還肯摸自己的頭,這已經讓郁很心滿意足了。
堂上教官應該沒有因此討厭我吧,郁心想著便開始今天的工作。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