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妮娜的異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腐女一枚//外表假文青,內裡三觀全毀
每天都在自我突破極限,重塑新三觀w
  • 3515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家教】原來棒球是好物(未完)山鈴

 





所屬漫畫:家庭教師REBORN
篇名:原來棒球是好物
配對:山本武x鈴蘭
十年後設定:有
性質: 淡甜
篇長:短篇
過去並不是終點,就如同棒球是圓的,而今,走到了那名為終點的起點。
 
 01.

「呀!日本的天空依然那麼晴朗呢。」烏黑的髮絲迎著風飄揚,這個男人,山本武,目前就職於彭哥列黑手黨集團雨守之位。為了他敬愛的好友兼彭哥列首領的澤田綱吉之託,特別回國處理日本相關事件。其實他很了解阿綱是為了讓他回國探望久違的老爸,才故意派他這項任務,畢竟無法在老爸身旁盡孝道和繼承壽司店,一直讓他耿耿於懷。
「這麼好的天氣,呆在家中,批那些無趣的報告書實在很乏味呢。」山本武,隨意抓取一件西裝外套,哼著昨天從電視廣告聽來的廣告曲,踏著輕快的步伐下樓。
「啊,阿武!要出去喔?」山本剛,山本武的父親。身體依然健朗中,對山本武來說,父親是他這輩子最重要的人之一,因為有他的支持,他才能秉持著信念穿梭在槍彈雨林之中。
「是阿!那麼好的天氣最適合散步了!」
「記得,晚餐前回來唷。」不用冗言贅詞,他們對彼此的關懷就隱藏在這麼平凡的字句之下。

02.

14歲、18歲和24歲的他,要說有什麼不同,14歲的他了解誰是他這輩子最重要的人、18歲的他了解了保持著爽朗笑容是他唯一可以分擔重要的人憂愁的武器,再者24歲的他了解了何謂愛情……
「並盛並沒改變很多嘛,中學相同,連高校都相同。啊!棒球隊依然一樣呢,真是有精神!」他看著自己的後輩在棒球場上盡情的揮灑汗水,會心一笑。接著瞄見旁邊的錦布條寫著區域大賽冠軍,看來他不必擔心太多,身為他的後輩肯定是不會糟到哪去呢。
「啊!你是棒球隊的替代教練吧!」山本武循著聲音的方向望去,所看見的是一名擁有水色秀髮的少女。
「你好,我是棒球隊經理,並盛高校三年級生,鈴蘭。請多指教,教練!」
 
這一天,他們再次相遇。
 
「其……其實,我只是校友罷了,不是什麼教練啦!」糟糕,山本心想!眼前這名少女明顯是他在國中時期跟大夥在未來時所遇見的真六弔花之一啊,不過想想因為未來的改變,導致過去改變;過去的改變,導致現在……,算了,太複雜得事他也想不通,總之先試探性問問。
「真糟糕,大叔你不是教練呀。唉……」水色的髮絲隨風擺動,少女用手撫平被風吹亂的頭髮,面容佈上了些許陰霾。
「哈哈,拜託!我才24歲好嘛,年輕得很,叫大叔太不禮貌了吧!不過……如果是代替的我倒是可以幫忙喔!」沒錯,山本武,現年24,但看在高中生的眼中或許……,唉!
「真的嗎?大叔!看來得好好重新安排他們的訓練表了!」鈴蘭吐吐小舌,淘氣的笑了笑,明明方才那陰霾的臉,現在卻神情雀躍。
「喂,不是說不是大叔了嘛!還有作為交換,我答應作替代教練,你得告訴我一件想知道的事,怎樣?」嘿嘿,假設成立前,是不能確信的,我就先在旁觀察觀察。
「好啊!鈴蘭我可不會怕你的!既然大叔不承認是大叔,那你希望我怎麼叫你呢?」雙手交錯放至胸前,看來這小妮子,個性可硬呢。
「山本武,我的名字。請問妳的腳沒事吧,不需要輪椅嗎?」
「喂,山本君!你才沒禮貌吧!本小姐18年來雙腳健全,姿色絕倫,你卻說我需要輪椅代步!?」鈴蘭似乎火大了,畢竟好好的一位少女聽到有人懷疑她行動不便,是種侮辱。不過山本武也證實了他所謂的假設性理論是行得通的,現在的齒輪的確依循著過去而改變了,不過還是在保險點才好嘛。
「嘛嘛,像你那麼漂亮的小姐生氣,太糟蹋臉蛋了!剛剛是開玩笑,太超過的話我道歉,好嗎?」一記爽朗的微笑,這招從未失敗。
「好……吧!看在山本君那麼有誠意,就原諒你吧。」彆扭,兩字大大的出現在山本武的面前,使他由衷的感覺,會彆扭的女孩通常是純真的不可能是壞人,但……還是保險一點才好。
「那麼我的問題很簡單,妳認識白蘭嗎?」
「啥?白蘭?酒嗎?鈴蘭可是不喝酒的!」第一秒傻眼,第二秒發飆,什麼蠢問題?是在玩弄她嗎?
「哈哈,好了好了!鈴蘭不認識才好。」又一記微笑,他可以完全確信他的理論,其實,他蠻聰明的嘛,山本心想說不定他的推理能力還比獄寺那傢伙好呢。
「什麼跟什麼阿,總之我們的隊員就拜託你了。」重重的90度彎腰,她,鈴蘭,可也是知道禮貌兩字是怎麼寫的,好嗎!還有那爽朗的微笑是啥啊,搞得她,臉發燙得很,或許盛夏的烈陽太強烈了。

03.

情況或許沒山本武想像得那麼輕鬆,現在這支棒球隊正被前所未有的不幸襲擊,難道好不容易獲得區域大賽冠軍的結果,就是運氣全用光了,而召至厄運?首先,獲勝完的隔天,教練腰受傷、隔沒幾天,王牌投手為了一隻從天而降的肥貓,右手骨折、四棒強打,因父親突然被派遣冰島,而全家移民……等等。
「請……問,那現在在場的這些隊員是……?」面有難色卻還是假陽光的山本武,煩惱著世界所有的不幸是都降在並盛高校嗎?
「嗯……其實他們有些之前都是後補選手,而有些則是我很努力很努力挖角過來的選手……」鈴蘭瞥了瞥山本,不過聲音到是越來越小聲。
「請問,妳是在哪挖角這些人的呢?」
「像是……文藝社、茶道社、啊,還有拳擊社!」心虛。她,鈴蘭可是很努力才說服這些人好嘛。
「所以,全體社員都是新手囉!」這一刻,山本武終於發現有人比自己還恐怖了。
04.
他,山本武,明明可以悠閒的度過這段來日本的半渡假,但他現在卻在搞(?)棒球隊,俗話說人真的不能太腹黑是真的,還有……或許他真的是蘿莉控或妹控吧!
「山本君!」明明都到了下午了,經過一整天的勞累轟炸,少女一然保持著活力,水色的髮絲雖著少女的擺動飄揚著,看著這幕,山本武的嘴角不自覺上揚。
「怎麼了,我們可愛的經理,鈴蘭妹妹?」看似輕挑的語氣,卻又有著穩重的面容,鈴蘭有別於以往的鬥嘴,此時的她臉紅得發燙。
「什……什麼啦,總之我們初賽的學校已經出來啦。」瞥瞥山本的臉,看著他那無時無刻都帶著笑容的臉,竟心裡噗通噗通的亂跳。
「是嗎!看來得加緊訓練囉,雖然都是新手要贏的機率不大,但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呢,對吧?」
「沒錯沒錯,目標冠軍!」
「好了!那麼都到了這個時候了呢,我送妳回去吧。」
 
05.

說來說去,這可是她的第一次呀!第一次和男人一同放學回家,就如同少女漫畫的場景,夕陽的光輝灑落,此時男主角通場都會牽起女主角的小手,然後害羞倔強的直視前方,並且說出……
「……怎麼啦?鈴蘭」突然出現眼前的是放大版的山本武,讓鈴蘭嚇得退了幾步。
「……」
「鈴蘭?妳臉很紅耶,感冒了嗎?剛剛還說目標冠軍,不先照顧好身體是不行的喔!」
「才沒有感冒啦!話說……話說,平日你不是都說有工作,怎麼今天……今天有時間送……送我。」害羞。或許是平日少女漫畫看太多才會使她聯想到一些不該想的場景,但是……這樣的場景也不應該是教練(?)和經理的關係吧。雖然……眼前這個男子的確不是大叔,應該說也是稱哥哥,但還是很怪呀,而且每天都神秘兮兮的用筆電不知打著什麼資料,且講電話(偷聽!)時雖然聽起來像是公事,卻神祕到極致,這樣像迷之般的男人……怎麼會……無可自拔的對他心動呢!
「嘛嘛,說的也是呢,平日這時候我好像都正準備去交際應酬呢,那麼悠閒倒還是第一次呢!」遙望天空。說的也是,他有多久沒有那麼寧靜了,走入校園、打著棒球,和同校的人走回家……這些事情似乎應經是非常久遠的事了。黑手黨啊,想當初還以為只是個孩子們辦家家酒的遊戲呢,其實非但不是遊戲,還要時常沐浴在鮮血之中呢。
「怎麼了?」平日總是笑臉迎人的,怎麼會露出那種表情……
「啊,沒事啦。話說,鈴蘭的家是哪個方向?」
所謂的交叉路,不只是會讓人疑惑,更會使人的心情急躁了起來──
「哈咿,山本君?」
「啊!是小春呀,好久不見啦。」
在鈴蘭這位高中少女的眼中,這或許就如同漫畫中的情節一樣,情敵(?)狹路相逢嗎?
「喂喂,山本君這樣不行啦,誘拐未成年少女,好情色喔。」褐色短髮的女人俏皮的吐吐舌頭。
「是喔,那麼就請小春幫我保密一下吧。我會把獄寺的最新機密全部告訴妳。」難怪獄寺總說小春是蠢女人,還真的是……,看來她真的已經忘了幾年前在未來所遇見的鈴蘭了,現在如果讓獄寺那傢伙知道衝過來搗亂可就完了呢,他可不想讓還沒到手的獵物就這麼跑掉,雖然那隻小兔子不適合生存在血雨裡,但他也可以向阿綱和獄寺那樣,竭盡心力的保護她。
「耶,好吧!但小春有件事想拜託山本君呢!」褐色髮絲的女人露出個大大的微笑,或許本質裡也是腹黑的呢。
「那麼剛好喔,我最近也想到一個新遊戲想玩玩呢,但這可需要小春的幫忙才行喔。」
男人與女人一人一句的交談,不過這樣的劇情,看在鈴蘭眼裡可是格外的刺眼,他和她,可真相配呢!「那個,山本君我先回家了,你和那個姐姐似乎很久不見了呢。」語畢,她就一路狂奔,因為那樣的畫面只會提醒她,他們年齡上的差距。
「真是的,我先去追她,之後我會好好的把計畫內容跟小春說的。再見啦。」
「山本君!」
「?」
「好好加油,小春會站在你這邊的,Bye Bye啦!」三浦春豎起大拇指,心想著看來山本武終於也找到了自己的歸宿呢。
 
06.

一個勁,一隻強而有力的大手,如細雨般不易讓人察覺,的摟住正在狂奔的少女。
「山本君?」
「真是的,不是說要送妳回家的嗎!不過抱歉呀,讓你等很久呢。」一樣的笑臉,明明剛剛才發生那樣的尷尬情況呀,這看在鈴蘭眼中真不知該如何說,是所謂的打敗情敵嗎。
「什麼呀,我可是在製造機會給你和那個姊姊耶,你們不是很久沒見面了!」她有時真的很討厭自己的這種不坦率,平日的坦率總會在關鍵時刻轉為不坦率,這時的她都會覺得自己真的很懦弱。
「是喔,不過以後應該會常常見到才對,小春好像終於確定可以去義大利留學了呢,看來以後可真多好戲可以看。」想到這,山本不自覺的嘴角上揚,獄寺和小春的爆笑戀愛喜劇他可真是百看不厭呢,又或者說那部作品的編劇其實就事他自己。但是,以上的語句卻讓鈴蘭這天真爛漫的小腦袋……
「那真是恭喜你囉,山本君。」唉,原來之前有聽說他是從義大利回日處理公事的,那麼處理完畢就會回去,真男人可真幸福呀,女友為了他還特地跑去義大利留學。而且最後那句話怎麼想都是要跟女友做很色情(?)的事才會說出的台詞吧!
「鈴蘭,妳畢業後想不想到義大利來?」認真,有別於平日的笑臉,這時的他認真的說出他的願望。
「喂,搞什麼阿!山本君難道要腳踏兩條船?跟你說,老娘可是很有骨氣的,就算再……再怎麼喜歡你,也不願做小的,懂嗎!」鈴蘭,的確很有骨氣的說出宣言,連動作氣勢都可給她滿分10點,但是……這宣言好像有個問題耶好像是再說誰喜歡誰……耶!
「喔,是嘛!原來……鈴蘭那麼喜歡我呀!」腹黑,只能說是腹黑,難道他一開始就計算著這樣的結局嗎?這點我們就無從得知,只能說的是此時山本君的笑臉散發著耀眼的光芒,而背後卻散發著不知名的黑氣(?)。
 
07.

怎麼了怎麼了,話說離那件事過了一個多禮拜了吧,為什麼他的態度依然那樣……,真令人火大呀!照理說……講了“再怎麼喜歡你,也不願做小的。”、“原來……鈴蘭那麼喜歡我呀!”不可能還像現在那麼相安無事吧,要不就拒絕我,或者承認他是喜……歡我呀,像這樣笑著說那句話,真的令人無法摸清那男人在想什麼耶,而且那個姐姐也是個令人在意的存在。
「鈴蘭!」
「是。」
「再過三天大賽就開始了,妳要好好提醒他們在學校別給我玩任何危險的舉動喔。」
「我知道了,山本君。」
「真不愧是鈴蘭經裡呢!」大手輕拍鈴蘭的頭,雖然撫亂了她的秀髮,但殘留的溫柔讓女孩心跳直奔破表。
而山本武,他可不是如同鈴蘭這位少女所想的那樣不為所動,而是一步一步的正在等待兔子跳進陷阱裡,你說這是亡羊補牢的故事,不!聰明和腹黑於一身的男人會像那笨獵人一樣嗎,答案是否定的!那男人可是準備了一連串的陷阱使兔子能正確無誤的自投羅網。其中現在的作戰名稱就是─把曖昧關係瞬間調回原點能使人的內心更加慾望沖天。
「那個…有隊員建議去勘查敵方,山本君覺得呢?」小腦袋默默的抬起頭,雖說彆扭,但她實在想不到有什麼理由可以使教練與經理的約會正當化。此時,一種期待在心裡發酵,殊不知,一道閃電就這麼打了下來……「不需要,在這個節骨眼多餘的情報只會不利於我們,這幾天大家所需要的不是球技而是想起打棒球的那份初衷和訓練時與隊友所流下的汗水就夠了。」
山本武早就知道這小女孩在想些什麼,但是礙於比賽將至,他是個偉大的人所以必須把那小情小愛放在一邊,但他接著露出殺死人不償命的俊顏表情,這小妮子那麼努力的約他,他也不能裝不知道吧,所以囉,大野狼也該是出現的時候了。
「不過為了緩和比賽前那種緊張,鈴蘭經裡要不要和我打個賭阿?」
「打賭?」
「對,看看這次比賽是我們並盛勝利還是白峰高校獲勝,如果我們贏的話……鈴蘭經裡就和我約會一天吧!」兔子終究是可憐的,誰叫大野狼更勝一籌呢!
「你在說什麼!這不用打賭的吧,我們並盛一定會獲勝,再來就是進軍甲子園。」說的理直氣壯的鈴蘭還真是可憐,誰叫這句話正是山本武這老奸巨猾的大野狼所等的一句話呢。
「這樣阿……原來,鈴蘭妹妹那麼想跟我約會啊。」
我想這時鈴蘭才發覺自己早就中了眼前這位腹黑魔王的圈套,想逃也逃不了……

08.

當棒球場內,評審宣佈『並盛獲勝!』這幾字,歡呼聲馬上淹沒整個棒球場,不過這也是鈴蘭第一次對於比賽後的心情是那樣的不知所措。
「那麼親愛的經理鈴蘭妹妹,明天的約會就交給你策劃囉,9點我去接妳。」
這麼一句話,出自於他的嘴就使曖昧差點衝破表,鈴蘭心想他是非得要別人誤會嗎!是不會用些比較正經的字眼嗎!好在,身旁的人依然沉浸於那勝利中沒多注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