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娜的異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腐女一枚//外表假文青,內裡三觀全毀
每天都在自我突破極限,重塑新三觀w
  • 3280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海之底】二次創作

 











●食用注意:〈女孩們的秘密〉主角自創,描寫《海之底》主角森生望與其的友情
、〈腹黑水手物語〉主角皆為自創,內涵《海之底》人物出場。故事架構皆由《海之底》延伸。




【海之底】二次創作×女孩們的秘密
 
他們有朝一日能終成眷屬是大家心裡皆有個底且賦予祝福的事情,想到這兒櫻田桃代不自覺的噗滋的笑了出聲這樣的舉動在婚禮進行式中格外奇異,尤其是賓客幾乎全是海上自衛隊。
桃代想笑並非不祝福,而是她早在大學時期第一次聽見望提起夏木大和時,一直認為望是為了防範系內系外那群餓虎撲羊的臭男人們而想出的謊言,她還記得,當時她還和望吵了一架,桃代覺得她們雖然大學才認識但卻一見如故,任何話題皆能聊,有時一晃就一整夜,話匣子還是停不了,但這樣的友情下她認為望會選擇告訴她一位虛擬的人作為對象,實在叫她生氣,或許她太自以為是了,但是她實在不懂身為好朋友該如何解讀,這位虛擬的夏木大和少尉。
記得吵架到了第5天,,兩人冷戰也達臨界點,任何一個舉動都能使火氣爆發,導致無可挽回的後果。那天,好死不死櫻田桃代早上剛面臨被教授緊追不放的論文攻防戰,下午還遇見那位從中學到至今的孽緣,說孽緣不為過,凡是桃代喜歡的對象,甚至在交往進行中,那個女人總會殺出來當程咬金,將她的對象一一搶走。那女人─野田愛並不是特別漂亮,但與生俱來的娃娃音前嗲一句、後嗲一聲,男人便治得服服貼貼了,而此時野田愛左手勾著的對象便是上星期聯誼認識得男人,兩人並非一見便燃起火花,只不過三天兩頭這位先生就打來與桃代聊天,沒想到,消息還是走漏了。看著野田愛故意地前來與她問好,但她卻無能反駁實在叫人心中不悅。因此,回到租屋處時她一個不注意,大門搭配她夾帶怒氣的手勁發出巨大聲響,讓早些回來的望嚇了一大跳衝了出來。
森生望一衝出來,便像已準備好似的挑釁著桃代「別搞那些小動作,已經不悅到跟我住同一個地方了嗎?好啊,我搬出去這樣可以了嗎!?」
但桃代也不是光悶著就好了,一整天的怒氣已讓她不能忽視望的挑釁「對,我搞小動作,那妳呢?我將妳當做心腹,妳卻怎麼對我,不想說可以不要說阿,我又沒央求妳編織謊言,搞得我像個壞人似的。」語畢,望似乎不大懂這吵架的內容「蛤?謊言。」
但桃代鐵了心,豁出去的全部直說「夏木大和根本沒這個人吧。妳如果不想硬聊戀愛話題可以跟我說,身為朋友這點體諒都做不怎麼行,但妳……」她咽了口口水繼續道「妳卻隨口扯了個人,說是妳倒追的對象,看著妳皺著的眉頭,我有逼你講嗎,外頭的人妳呼嚨他們我不在乎,畢竟那些男人本就不是好東西該扯些謊讓他們知難而退,但我呢?我是妳的好朋友耶,妳連跟我解釋或者說實話都懶,我還是妳朋友嗎?我這不跟外頭那群被妳呼嚨的渾蛋同一等級了!」桃代一口氣地喊完,換來的不是望的解釋,她看著望轉身回到她的房內,『阿,搞砸了。』、『該去找新房子了』的想法一直在桃代心中迴盪,她終失去了個推心置腹的好友了。
靜謐的房內,手把的旋轉聲格外刺耳,望從房內出來,佇立於桃代面前,手裡拿了本雜誌,看以來舊舊的,或許有些年了。
「妳先看完我們再聊。」
桃代接過雜誌後,便發現封面聳動的標題寫著『橫須,存活的孩子們!!特輯!』她大約翻閱了雜誌內的一些篇章,最終眼光停在寫有『森生姊弟』的標題下,桃代還未開口,望便接話了「我就是橫須事件,被困於海上自衛隊潛艇的森生望。」
望清了清喉嚨繼續道「我跟那個男人有個約定,我們不曾見過,雖然我一直食言,但我相那些蒼蠅們也沒把我的發言聽進去所以算了。但是……現在我想好好跟妳說,因為我也不想瞞著好朋友。」
「等等,是我不對!望那是妳重要的約定,所以別說。」桃代不知道她所生氣的事情居然是如此重要的事情,愧疚的心情全展現於表情上,但望似乎有意地忽略,繼續開口「海上自衛隊的夏木大和少尉是我喜歡的對象,他曾幫助我、照顧我但我知道還是小孩的我不能做些什麼,但是等我畢業,我會以一個女人的身分正式展開追求。」
接著,望露出了笑容「這是女孩的秘密,如果有一天妳遇見了他,可否當作第一次知曉呢?我親愛的朋友~
「遵命,望小姐!」桃代俏皮的做了個敬禮手勢回應露出滿臉笑容的望。







【海之底】二次創作×腹黑水手物語
 
第一次遇見他,是在朋友森生望的婚禮上。
那時,她想起了一段大學時期的小插曲不自覺的噗滋的笑了出聲,正站在她身旁的男人,也笑出聲來,櫻田桃代並不認識他,只是覺得這個男人有著好看的面容,從今參加婚宴以來,她一直處於驚喜狀態──其實海上自衛官的帥哥比例真不少,從望的老公夏木大和、以及望和夏木的友人冬原春臣到現在她身旁的這男人皆是,桃代也不是想犯花癡,只不過這與她原先以為自衛隊是中年大叔的天下的認知差距甚遠。
「你在笑什麼呢?」桃代很想問出口,卻礙於勇氣欠佳未能如願,事後從望的口中得知,那男人是夏木、冬原欣賞的後輩 ──柏原優一。



「妳當時笑些什麼呢?」
「啊!那個,想起了大學時期和望的一些蠢事。那你呢?」
「原來櫻田小姐注意到了,真是失禮!其實我只覺得櫻田小姐自然不做作的笑出聲來很有魅力呢!」
「這是諷刺嗎?」
「不,我可是很喜歡呢。」
第二次遇見他,是在一家打著書香、咖啡香兼有的複合式飲品店,而櫻田桃代正埋頭做著教案,準備應付明天的教委突擊,說突擊是好聽,其實前兩星期校長便會將消息下放了,這個突擊名目終究包含著黑箱作業但這些桃代管不了,只是一介小小的中學教師,她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足夠了。
「好久不見,櫻田小姐。不介意我坐這而吧?」
「嗯…嗯不介意。」桃代被前來搭話的柏原優一嚇到,畢竟她並未自我介紹過,尤其是在優一面前,但想了想後,桃代突然了解到柏原優一肯定是向夏木大和詢問得知,且既然柏原優一沒打算解釋如何認識她,她也不必故意挑毛病,就這樣自然的對話下去也未嘗不行。
柏原優一少尉,霧潮號的實習幹部,最近因潛艇入港維修,因此難得有閒暇時光在假日出來走走,這是桃代目前為此得知的柏原優一。
「所以柏原先生,很快就得潛入海底了?」
「差不多一星期後吧!如果櫻田小姐有空是否可空出一日陪我挑個禮物送給老家的妹妹呢?」



柏原優一的邀約她還是答應了,但她利用赴約的前一天前去拜訪升格人妻的夏木望。
「我有向大和探探柏原先生的底細唷!他是個很盡責的後輩,大和是這麼說的。而且看似風趣、輕浮的柏原其實過於認真了,尤其戀愛方面。又加上工作性質是長時間不在陸地的水手,因此戀愛可想而知。然後我再詢問冬原先生,他是這麼說的,柏原是個可塑之材呀尤其腹黑這點我最欣賞,不過也是這點讓他吃虧吧這種特長在女人看來只會厭惡吧。」
腹黑個性!?桃代似乎理解柏原優一的這項特點『原來櫻田小姐注意到了,真是失禮!其實我只覺得櫻田小姐自然不做作的笑出聲來很有魅力呢!』這是第二次見面時柏原優一對桃代說的語句,乍看之下帶了點刺,但詢問後『我可是很喜歡』卻讓前句的刺更加凸顯故意,但這樣的感覺桃代不反感反倒滿欣賞這話裡字字玄機的他。



約定之日,桃代刻意挑了件淡藍色系的洋裝,她有種感覺柏原優一一定會喜歡的。
一路上的愉快的對談讓桃代再次看見不同的他,卻忘記了每次當她戀愛時必定出現的程咬金,果真,野田愛出現了,不知道她到底是從何得知,但這次是桃代第一次感覺到自己是如此的驚慌。
「哎呀!是桃代呀好久不見捏~這位是?」
野田愛的目光很明顯的是向柏原拋媚眼,桃代沒多說,柏原也就大方地自我介紹「柏原優一,請問妳是?」
「人家是小愛,野田愛唷。」
「野田小姐,要一起逛嗎?」聽見柏原的邀請,桃代整個失了魂,果然她想要戀愛是不可能的,因為阻礙一直存在。尤其聽見野田愛嗲嗲的說聲「我很樂意!」桃代心整個都碎了。
接著路上便不在是由她和柏原交談而是野田愛與柏原熱絡的言談,最終她實在受不了只好假借化妝室之名偷偷離席喘口氣,卻未想到回來時聽見……
「小愛覺得柏原先生是好人,所以才想將這些不像是朋友該說的話說出口。」
「喔~真的嘛!那真是謝謝妳了。請問是什麼呢?」
「桃代她呀,其實是個很花心的人,換男友跟翻書一樣唷,作為朋友其實我不想說這些但為了她好也為了你好我覺得還是得說出來。」
「我可以將這段話當作野田小姐對我有意思嗎?我可是海上自衛官喔,幾乎不在陸上。」
「哎呀被發現囉,如果是小愛一定會耐心的等待柏原先生,所以請你選擇小愛吧!」
桃代終於發現原來自己每次都是遭野田愛這樣陷害的,但是到如今,她連衝出去理論的力氣都沒了一直以來皆是如此,她沒必要出去給人看笑話,默默離開吧,如往常一樣……,殊不知柏原優一接下來的發言讓她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受到所謂的悸動
「野田小姐真是位好人呢!」聽到柏原的誇獎,讓野田一度以為這次依然成功奪取了,卻沒想到自己在下一秒有多難堪。「幫我接收櫻田小姐身旁的蒼蠅,真是感謝妳了!妳平常都是用這種方式吧?」
「人家才沒有呢,人家真的對柏原先生……」
「對第一次見面的我,就告白?我相信一見鍾情但我不認為第一次見面還聊沒幾句就能告白的人,這樣的妳我不認為妳會有多大的耐心等我回岸!在說別小看男人,妳這類型的女人我倒不是第一次見到,所以妳連稀有種讓我勉強交往都搆不上。」或許感到羞愧吧,野田愛帶著淚水頭也不回地離開,這時桃代才走了過來。
「櫻田小姐真是抱歉,妳朋友似乎有事情先行離開囉!」
「謝謝,剛剛的對話我都聽見了。真的很謝謝妳維護我。」
柏原優一有些吃驚他沒料想到,剛剛的凌厲發言會被桃代聽見,但見到桃代露出笑容,他也就只好棄械投降了,誰叫從第一次見面起他就被這女人的笑容吸引住了。



野田愛事件後過沒幾天,柏原優一又將踏上新的任務旅程,那次的約會最後他挑到滿意的禮物送回老家,而女方則是整天保持愉悅的笑容,這麼犯規的劇情他想告白卻反而不敢了,就這樣被前輩說的弱點果真出現了,『你這傢伙肯定是面對真命天女反倒不知所措的人吧!』某日,冬原中尉這麼跟他說,現今他終於體認前輩的話是對的,因此時間終到他出航也未和櫻田桃代聯絡。
又過了2星期,好不容易霧潮號浮出海面,手機終於能接收到訊號,突然一則簡訊在佈滿天星的海上之夜過於絢爛耀眼。
『柏木先生:我知道海上很難接到訊息,但當你看到這封簡訊是否可撥個空回覆我呢?對於我喜歡柏木先生的這個心情,我實在很想知道答案。  櫻田桃代』
柏木優一沒多想便按下通話鍵,一道清脆的女聲響起『你好,我是櫻田!』「若我說我的心情跟櫻田小姐一樣我是否可以改叫你桃代呢!」電話的兩端同時露出了比花火更炫爛的神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