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妮娜的異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腐女一枚//外表假文青,內裡三觀全毀
每天都在自我突破極限,重塑新三觀w
  • 3515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如果是朋友,〉×青桃 + 銀魂沖神

                                                           〈如果是朋友,〉
  
  
  
  
  
  
  
  粉色髮絲的少女,坐在電腦螢幕前,纖長的手指在鍵盤上敲著,規律的聲音像奏了一首歌般。
  她,桃井五月,太陽日報的體育版記者。
  
  ※※
  
   夏至中難得的微風,讓悶熱感退卻點,於是她從公園裡白色長椅爬起,她原本是想逃離辦公室那一點也不涼的冷氣才出來透透氣,沒想到這次難得的透氣卻讓她驚 訝的發現,原來她已經好久沒有瞧瞧這世界,公園裡的朱槿早已盛開、行人道上的高中女生早已換上涼爽的細肩洋裝……,成天與工作為伍的她,籃球比賽她看了不 下百次、所剩無幾的私人時間還得照顧從小就認識的青梅竹馬──青峰大輝,看來她的確嚴重地跟社會脫節。
  
  偷閒結束後的她,還是得回到那沉悶的座位上繼續打著她的文案。這一敲,天色都暗了,同事們也都走光了,偌大的辦公空間僅剩她一人,安靜的環境彷彿時空凍結,她瞇起眼來想藉此放鬆會兒,思緒卻不受控制的回到10幾年前的夏天,她和他那年初二、那年他不是奇蹟的世代、那年他和她還不認識黑子哲也。
  
  ※
  
                
                 「如果是朋友,就好了。」
  
  
  
   他,青峰大輝,桃井五月的青梅竹馬。黝黑的身軀、健壯的身材可知道這人是位傑出的運動員,他傑出的表現使得籃球場上有著他的身影,肯定掌聲如雷。但他也 非但不帥氣,常有不知哪來的風聲告訴他,某年某班的哪位女孩子暗戀他,但他──青峰大輝,卻沒有一次接收到所謂的愛之告白。
  
  
  於是他開始懷疑,問題的癥結點,即使平日不大使用大腦的他,也嘗試思考。最後經由友人的提醒後他才發現,他與桃井五月的關係親密的不像僅僅是青梅竹馬那樣的單純。
  
  ※
  
  她聽到時,瞬間不知如何做回應,於是她小心的詢問「跟阿大,不是朋友嗎?」
  換來的答案卻是「說什麼傻話,我的意思是指只是朋友關係就好了!那什麼青梅竹馬、青梅竹馬的大家在那宣傳,搞的我都沒女人緣了。」他雙手往後的倚著頭部一副無法看出言論認真與否,但她的眼淚卻這樣的滑落而下。
  儘管她難過、很難過。她還是繼續賴在他身旁,甚至高中她拋棄了她說了將近一年「喜歡哲君」的語句,報考了有青峰大輝存在的學校。
  
  ※
  
                 「這樣才是桃井小姐。」
                 
                  黑子哲也這麼跟她說。
  
  
  
  在她連大學都死追著青峰大輝而被某些人的流言蜚語擊的全身是傷時,黑子哲也這麼告訴她。
   起初她並不是想這樣的,但朋友、同學……所有身分都無法讓她足以取代青梅竹馬的頭銜,她也曾害怕當他有了比她這青梅竹馬更親密的人時,她該如何是好?但 太複雜的事情儘管是她也無法理解,所以未來什麼的已不是這麼重要了,現在的時光、那僅存無幾的青梅竹馬時光她得好好把握,記住每一分、每一秒幸福的時刻。
                  
  
                   所以,她輕聲禱告著。
  
  
  
  ※※
  
  
  時間飛逝。
  她和他,擁抱不只一次。
  她和他,親吻不只一次。
  她和他,過分親密的行為也不只一次。
  但她與他的關係/桃井五月與青峰大輝的關係,依舊是如大家口中所謂的青梅竹馬相同。
  但關係的名稱沒變,卻有些東西已悄悄改變。
  
  
                       如今
  
                   她25歲,職業記者。
  
                   他25歲,職業籃球員。
  
  
  
   幾十年間,他已不再和她肩並著肩漫步於早晨通往學校的步道上,他很忙、她也很忙,在事業充斥著的生活裡,她偶而去幫他打掃家裡,但多半是他不在家的時 間。等他回家後,兩人也甚少對話,極少的相處時光幾乎都在床上度過。她和他的關係/桃井五月和青峰大輝的關係,似乎已不能再用青梅竹馬概括掉了,就像現 在。
  
  床第間的親密行為在終了後,她不但沒沉淫於其中反倒爬起坐至床邊。
  
  「怎麼了,五月。」
  她一副無法言喻的表情,使得青峰大輝極度緊張,最後她才開口道:
  
  
                     
  
                     「如果是朋友,」
                她並沒說完,語尾的逗號就懸置空中
  
  
                 
                     如果是朋友,
  
                      就好了?
  
                 當年青峰大輝對桃井五月所講的話。
  
  
  
  
  
  似乎是想起來少年曾經發表的言論,青峰大輝皺了眉,奇妙的氛圍在旁發酵,首先打破沉默的是桃井五月。
  
  「如果是朋友,似乎不會做這些事情呢。」微笑。
  
  看著桃井五月的笑容,男人也不在暗沉跟著嘴角上揚起來。
  
  「的確!所以我們的朋友關係終結。」
  
  「那青梅竹馬的關係呢?」她,小心翼翼的問著。
  
  「終結了,以前所有的關係都終結了。」
  
  「那現在?」她再次笑了。
  
  「是夫妻。」他也笑了。
  
  
  
  
              「跳過情人直接進展到夫妻沒關係嗎?」
  
      「以前,不管是怎樣的關係我們不都超越情人間的親密嘛,所以沒差的!」
  
  
         他從床邊的第二層櫃子拿出一直沒有機會卻已經準備許久的戒子,
                 將桃井五月的人生甜蜜地套上。
  
  
       所有關係都會走到盡頭,只不過盡頭的背後,是下一段幸福關係的開始。






【銀魂】左手邊×沖神




大考將至的冬天,坪數不大的小教室裡,顯得格外安靜。不負責任的捲毛教師一如往常的在講台上打起盹來,學生們並沒太大反應,自動自發的拿起參考書學習,努力地將紙上的文字映入腦裡。頓時,教室裡僅充斥著筆與紙面摩擦呻吟的聲音,窗外的雪白景色,和室內的靜謐,使空氣中瀰漫著不相襯的不安分因子。


在這種時節,全班同學都低下頭來埋頭苦幹,只有以橘色髮絲纏繞而成的雙包子頭的少女唯否,鼻上的厚重眼鏡成了最強的防護罩,隱藏在這副眼鏡下,她水汪的大眼不定時的瞄一瞄身旁的少年。


這麼說好了,從換位子以來她的心神不寧達到最高峰,在這種大考將至時分。

 

『這個渾蛋,到底要考哪裡的學校阿魯?』


『如果……如果考上跟他相同的學校,放榜時不知道他會怎樣的表情,想到就有夠好玩阿魯。』


『真的好希望,永遠,3Z的同學都可以在一起阿魯。』

 

少女的思緒飄到不確定性的未來,她所構築的每個未來裡,都包含他的影子,也因為這樣讓她心神不寧達到最顛峰。

 

突然一個不大也不小的聲音,卻能讓身鄰他坐位旁的她嚇了一跳的語句,把少女從未來拉回現實。


「一直盯著我,是打算把我當成烤乳豬吃掉嗎?」少年,歪著頭一副輕挑的語氣說道,但掛在少年臉上的好看弧度卻讓包子頭少女身陷從出生至今最大的危機。


「我才不是一天到晚都只會吃好嘛。」


「那麼,請解釋一下剛剛看著我在想什麼阿?」又來一次,少年的問句每次都直搗核心,但每一句、每一句都讓少女臉刷紅,不知如何回應。


「我……我是在模擬情境,沒錯,我在模擬情境!X大的教室一定很大,我旁邊一定是帥哥,都是你來破壞我美夢,你呀跟那個帥哥可是差的跟天地一樣遠阿魯。」


少女的語尾剛落下,少年立刻輕笑了幾聲,道:「你是眼瞎了嗎,連做夢也可以瞎嗎?X大校園帥哥當然非我莫屬囉。那麼坐在你旁邊的,肯定還是我囉!」


於是,

「你要讀X大!!!!!」

 

「神樂,給我坐下,還有自習課別聊天好嗎?這樣很擾人清夢耶,沖田你也是。」


不負責任的捲毛教師還是罵了少女,但橘子色雙包頭的少女──神樂,非但露出不悅神情,反倒笑容的弧度越來越上揚。

 

『原來他要考X大呢阿魯。』

 

或許,今晚的她能做一個美夢,夢裡有她也有他。在X大的教室裡,他──沖田總悟,依然在她的左手邊。

                                                           

                                                           FIN.

 

【後話】

持續好心情的少女,更加誇張地編織她的大學夢。

突然,一張紙條從旁飛越至她的視線裡,她滿臉疑惑的望向她左手旁的少年,一邊打開紙條。

 

『數學10分的妳要進X大可是無法達成的!

不過要是有我的指導那就百分百上榜。

但是,我要的報酬可是很高的。

好吧我打個折,

 就用妳的身體償還吧。』

 

神樂的臉再次刷紅,但她的情緒也飆至最高點(夾帶怒氣)──

 

『你這渾蛋阿魯。』翻桌!

 

這天,銀髮捲毛教師依然不得安寧的打盹,但3z也在畢業前夕盡情的歡笑。

 

</font>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