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妮娜的異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腐女一枚//外表假文青,內裡三觀全毀
每天都在自我突破極限,重塑新三觀w
  • 3515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大振〞葉X琉璃

※ 「好久不見!琉璃~」 「真的好久不見捏,阿姨」 「從大阪回來都有關西腔了呢!」 離開故鄉到大阪是個契機,但卻也救贖了我。 帶著相機一個人支身前往,為的不是好不容易得到的攝影師工作,而是認真的想把那個人的照片刪除才前往的…… 「那個……琉璃……我……我……」 「廉廉,都二十幾歲的大男人了不要再吱吱嗚嗚了行不行。」 「阿!對不起。那個小修也會參加……」 「……」 小修,那個廉廉口中所叫出的名子,不知怎麼的,使我的喉嚨乾澀說不出半句話來,是毒藥吧,沒錯,這個名字是我碰不起的…… 毒藥。 ※ 一開始,我是不打算回來的。 但基於小時後把對方當成玩具耍,好不容易她結婚了,再怎麼說也得參加吧! 那個曾經是〝小修〞暗戀的對象,又是我表姊的人。我的個性本來就是蠻橫的像男孩般,管她是長輩還是晚輩什麼的我依然可以毫無顧忌的開玩笑,而沙枝很溫柔就像姐姐般,應該說她本來就是姐姐,不管我怎麼開她玩笑還是玩弄她,她依然笑著對我說:「琉璃像向日葵一樣很陽光呢!」我很清楚這樣的溫柔小修很喜歡,但我卻很討厭。我會發現小修喜歡她是在我對沙枝惡作劇,把她的裙子在眾人面前掀開時,小修衝上前護著她,然後對我破口大罵時…… ※ 「琉璃!真高興你來,之前妳說有個很難推掉的工作時,我還以為妳來不了了!還跟準說希望婚期延後。」 「既是表姊又是同年玩伴我可以爽約嗎?當然不行吧!」 今天的她,很美。我想……任何男人看到都會將她擁入懷裡。小修一定也是這麼想。 「工作很忙沒關係,但偶爾還是得回來吧,妳爸妳媽可是孤單的很呢!」 「是嗎?我看那倆老……」 突然叩叩聲作響,當我還說著未完的話語時,眼尾瞄到的是在人家還未應門時便開門進來的〝小修〞。 ※ 「沙枝,大夥兒說想先照張合照……琉璃?」 唉,尷尬與沉默向來不是我的作風,所以我只好主動搭話。 「葉呀!好久不見,要照相的話我來吧,能讓專業攝影師拍照你們這群傢伙可要感謝呦。」 「說的也是,琉璃幫我們拍吧,不過只限一張喔,妳可是今天的客人,我可不會讓妳連今天也要 忙錄的!」 「是是是,那麼我先去準備囉。」 逃跑,果然我還是只能做到這種程度呀。 那天的雪白,閉上眼都能清楚呈現儘管過了8年,儘管現在是盛夏,我依然凍得心快碎掉。 而那句〝小修〞那天是我第一次那樣叫他,也是最後一次。 ※ 「一、二,cheese!…… 好!完成。」 又一張,裡頭有他的照片,儘管我這麼努力,所有有他的照片我依然沒刪掉,是執著,還是該說我有自謔傾向?因該是那份愛依然存在,只是和星星遺留在那被大雪覆蓋的操場吧,我想…… 「滿有架勢的嘛,琉璃。」 可以,不要這麼親暱的叫我嗎?我或許會哭出來…… 「葉才是。我看見報紙了,三星因為你的帶領拿下全國冠軍,幹得好喔總教頭!」 「哈哈,我只是跟那群小孩一起玩,爭氣的是他們不是我。」 我都知道喔,雖然不在你身旁但我知道你是怎麼樣的人,你是個沒有棒球就無法生存的人,就像 那時無法當王牌的你,依然留在隊裡,甚至還和廉廉站在同一陣線,你是個善惡分明,又喜歡棒球的熱血笨蛋,我都知道、我都知道……但是,我並不奢求作第一阿,我只想待在你身旁默默的……就好。 ※ 「我喜歡你小修!」 那個冬天,我等待剛結束特訓要準備回家的你,晚上的星星很多,所以我的等待並不是太孤單,偶而看看星星、偶爾看看相機中那揮灑汗水你的身影,說起來一開始我並不是熱愛攝影,但在一次偶然接下幫你們棒球隊拍照的任務後,我愛上了攝影,又或者說,我找到了可以獨佔你的身影的方法,我毅然決然的退出舞蹈社加入攝影社,為的只是可以在往後的幾場比賽,獨佔你的任何表情。 看著相片,突然很想告訴你我的心情,就算知道你喜歡著沙枝也沒關係,我只是想說……,但 「喔,是嗎!如果是沙枝說的話我至少會害羞一下的。」 被當成玩笑,在那寒冷的夜裡…… 說個對不起什麼都好,至少我是認真的,但你難道連認真的我都分不清嗎? 「我知道喔,你喜歡沙枝。……那去告白呀,幹嘛像膽小鬼一樣!至少我認為我很有勇氣,就算我的認真被你當成玩笑,我也不後悔,雖然不後悔,但它依然是我的夢魘,一輩子拋不掉的……夢魘……」眼淚滴下的那瞬間,我發現小修的臉僵了,那時傻傻的我還期待著他會說出什麼有建設性的話,但他沒有,就只是呆呆的站著不發一語,最後我了解了,那就是他的拒絕方式,我默默的踏出步伐和他差肩而過,那就是我與他最近的距離也是分離的開始。那天起,我們沒再碰過面,而他高三最後的棒球賽也在我沒到場觀看的情況下輸了。 ※ 「後悔沒告白?」 典禮開始,在昏暗的燈光下看著沙枝與他未來先生的投影片時我說出來了,或許有些惡意,但…… 「你又知我沒告白,說不定我被甩掉了。」 「我知道喔,葉什麼事情都寫在臉上。」 我想親耳聽到,只不過是如此而已。 「……不後悔!因為你看她笑得這麼美。」 「嗯……」 「不過後悔的事到有一件……」 投影放映完畢,啪的一聲電燈全亮,在主持人的聲音未響起前,我不敢相信我的耳朵,因為你這麼跟我說「那天沒能回復妳,我很後悔。」 ※ 「可以牽手嗎?」 「這麼問很害臊耶!小修,那我可以問這是在交往嗎?」 「這不是擺名的嗎?這麼問很害臊耶……」 你不說,我怎麼會知道。 從那天婚宴後,不到一個月,我們的關係改變得那麼迅速,這樣像是非現實的感覺,要我如何去思考? 「琉璃!下次換妳回來吧。」 「為什麼?比起你的工作,我比較沒辦法吧。」 「是嗎?那我來找大阪的工作好了!」 「不要!」 「為什麼?」 這還用說,棒球笨蛋不只對棒球著迷,更是愛校愛成癡的笨蛋三星傑出校友,這樣的你我怎麼會捨得讓你來大阪工作呢!我說過了,我不奢求第一位,只要待在你身邊就足夠了! 「如果你答應娶我,我或許會考慮回去找份工作喔!」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