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妮娜的異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腐女一枚//外表假文青,內裡三觀全毀
每天都在自我突破極限,重塑新三觀w
  • 342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私心闖入〞【家教】刻痕(上)×獄春




刻痕

          一點一滴

                             侵蝕著

                                              「報復,是會帶來痛苦的。」

                                               「這不是報復,只是三浦春愛的方式。」

 


世界兩端

                  各自生活

                               刻痕只能加深不能消除

                                                                                    「坦白,才能得到女神的救贖。」

                                                                                     「黑手黨的世界一開始就沒有女神的存在。」

 



日本、義大利;義大利、日本


刻痕
X獄春



XX


00.


在繁華的六本木不夜城中,就屬《春香豪傑》最著名,裡面的公關培訓得宜,這都歸功於媽媽桑春香的一手提拔。這家酒店不做黑不色情,她們以朋友爽朗的性格來做為待客之道,廣受美名。

「媽媽桑,近藤先生的兒子全校第一名耶,好厲害喔!」


「呀呀呀,能跟小犬解除隔閡這都多虧春香小姐的建言呀!」


「沒什麼,美香只是有話直說罷了!既然這樣近藤先生就罰你不能在這待太晚,記點買個禮物跟夫人和令郎慶祝慶祝!」


「既然春香小姐都開口了,我正有此意呢呵呵呵!這杯我乾了,今天就先離去了。」


「慢走,近藤先生。」


這就是《春香豪傑》之所以有名的理由。也是媽媽桑春香的迷人之處。

 

01.


凌晨,《春香豪傑》打烊之際,一位身穿平凡的長髮女人走進了店裡。

一名小姐禮貌的回應「是來應徵的嗎?不好意思我們打烊了耶,而且應徵時間在下午3點,請明天再來,謝謝。」


「抱歉!我不是來應徵的,我是來找……」長髮的女子從包包拿出張名片看了看「喔,我是來找這家店的媽媽桑春香小姐的。」


忽然裡頭春香大叫了一聲『啊!』,微笑的走過來,說「好久不見,京子。」

 



京子,環顧了店內四周,看著金碧輝煌的裝潢還有媽媽桑吩咐其他小姐如何收拾時,突然鼻頭一陣心酸,她拉著春香和服的一角,顫抖的說「小春,夠了!真的夠了!你可以不用這麼累沒關係。」


春香轉身看著肩膀顫抖的京子,她默默坐了下來,嘆了口氣,直到過了
10分鐘之久才開口「小春其實一點都不辛苦。」


京子猛然抬頭,對上的是春香清澈的碧眼。不捨的心情又湧上心頭「報復,是會帶來痛苦的。」


春香似乎很訝異京子會用『報復』兩字,她沉思了一下,接著說







「這不是報復,只是三浦春愛的方式。」

 



02.


她,三浦春,今年29歲。很年輕的開了《春香豪傑》這家店,算算日子,經營這家店也經營了5年之久了,能在業界打下一片成績她也深感欣慰。雖然她年輕,但媽媽桑應有的威嚴還是存在,她的改變,穩重是很多熟人對她改變之後的看法,至於三補春這名字,有多久沒人這樣稱呼她了,現在大家只記得 春香 這名字。

 

 

清晨六點,她帶著疲累回到自租的小公寓裡。回想剛剛與好久不見的好友所談論的話,讓她比以往更加的勞累……



「小春,彭哥列總部決定回並盛了!」



「是嗎?身為黑手黨總部不在義大利好嗎?日本就當分部也無不可呀,對吧?呵呵呵」


躺在床上的她,翻來翻去就是睡不著,眼皮明明就累得垮下來了,但腦中的思緒就是一直打轉
著……



「身為女人就安份點,明天你就去那個家族好好扮演身為你的角色就行了!」



「以參觀之行行特務之實嗎,小春一定行的,還記得嗎?小春綠中時可是扮演過很多齣話劇呢!」

 

 


血,如河流般的流動著。


她一開起原本被反鎖的門走出來,映在眼上的是滿滿的屍體,而她就佇立在血泊中……驚慌著……


「是春小姐嗎?嵐守大人傳話─春小姐任務圓滿成功,任務完畢後立即遣送回日本。完畢!」


「那個這位先生,小春不懂耶?遣送日本?還有為什麼會死那麼多人?」


「我接到的內容是以春小姐作為交換交涉理由。不過交涉失敗所以剛剛彭哥列進軍這。其他的我就不便透漏了。」


「意思是……小春是送給對方的人質?或者說小春連人質都稱不上,只是個交涉的道具?現在用完就丟棄嗎!哈哈哈哈哈,太可笑、太可笑了……」

 





沒錯,對於她來說。

既然用過,就被丟棄,那就連同三補春一同丟棄吧!

現在的她,是個名叫春香的女人,一位在這業界能呼風喚雨的女人。

 



03.


大雨壟罩著,像似陰鬱包圍無法突破般。

一輛黑色轎車停在《春香豪傑》店門口,原本就站在店門口的兩名中年男士唯唯諾諾的為叫車裡的男子開車門,說些很狗腿很應酬的話,男子無理會,只是皺著眉頭讓那兩名男士帶入店內。

男子一踏入店裡,馬上引起全場的目光,那貴氣、高傲和令人無法駕馭的霸氣馬上引起小姐們的私語與愛慕,但面對這樣的客人,沒人有自信能接待好,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的,直到媽媽桑走了出來。

春香一眼就能認出那銀髮和俊容,但她還是禮貌的鞠躬,接著引導客人坐下,叫幾名小姐來這臺服務,就點個頭示意離去。

一名中年男人A向著銀髮男子私語「這家店超有名的,肯定能讓嵐守大人您滿意,小姐們不但正,還有那媽媽桑更是極品。」

銀髮男子還是沒吭聲,快50分鍾的時間內他沒說半句話,只任憑身旁那兩個男人與小姐們飲酒作樂。

中年男人B以為男子不滿意,趕緊賠罪道「嵐守大人不滿意我們換別家,一定會換到您滿意為止。」

他還是繼續不理會這兩個老男人,他突然抓住身旁一名小姐,冷冷的開口「帶我去妳們媽媽桑那!」


「那個……媽媽桑她沒出來外場就代表她有事不方便接待所以……」


「快!」


手腕的力道加深,痛得讓小姐只能帶她到後台媽媽桑專屬室那。


「媽媽桑很抱歉那個……這個……」


春香看著後頭的男子她大概了解「沒關係,他我應付得來,你可以回外場去了。」


那名小姐跑掉後,男子輕笑了幾聲。


「蠢女人可以應付我,現在似乎學會說大話了呢,小春!」


「沒什麼,幫小姐們應付奧客本來就是媽媽桑的工作之一。」


「奧客嗎!哈哈哈,沒錯,對妳來說我這位客人似乎很特殊呢。」


「說笑了,春香並沒批評客人的意思,只是就事論事罷了。」


「春香?是你現在的名字嗎?那麼春香小姐達成客人的需求也是妳們的待客之道吧。」接著,銀髮男子捧著春香的臉蛋兒,蠻橫的吻上毫無防備的春香,或者該說……獄寺準人吻了三浦春……

 






這一刻,時間終於再次接軌。

躺在心上的刻痕,似乎比平日來得深。

看似毫無變化的刻痕,其實點點滴滴的侵蝕著……

只是

你和我都不願正視罷了。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