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妮娜的異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腐女一枚//外表假文青,內裡三觀全毀
每天都在自我突破極限,重塑新三觀w
  • 3515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私心闖入〞【家教】所謂路邊的野貓別亂踩

01. 他快瘋了,沒想到竟然有女人(或者說是貓!?)比三浦春還亂來。看著家中客廳,原本簡約的普普風怎麼會不出三秒就成了創時代前衛風格,靠!沙發的火還沒滅,是要讓他變成縱火犯是嗎! 「喂!你這女人搞什麼啊!」 「準人準人怎麼辦,妮娜的魔力一直在變弱耶,該不會……這就是魔法公會對妮娜的懲罰吧?」 獄寺準人心想,這叫作變弱,那變強了……該不會整個並盛市都掩沒於大火中呀! 「老子可不是什麼麻煩處理事務所的專家更不是電視卡通上的什麼小魔女世界的女神,所以別問我。」 「準人~拜託嘛!幫幫妮娜吧!」 這位粉色短髮的女子,正雙手合十,淚眼汪汪的看著獄寺準人,看得他心慌慌,心跳漏了一拍也說不定。 「知道了知道了,搞什麼,老子可是一秒鐘千萬在跳,現在卻在做這什麼苦工啊。」 話說,現在這莫名其妙的局面都是因為一個星期前…… 獄寺準人開心的結束他和他偉大十代目的會議,但據他本人表示這是約會……約會……,好姑且不管這是不是約會,當他踏著輕快的步伐嘴裡還不停的念著那像似涼宮春日才會說出口的外星人吟詠咒時,說巧不巧,他的腳好死不死的踩到一條貓尾巴,正當他想或許會被貓爪子報復而正準備逃開時,一道閃光包圍著貓咪,突然間光芒膨大,貓咪開始變成一位擁有貓耳身穿猶如卡通中魔法少女會穿的服裝的少女,但故事並不在獄寺準人心想終於遇見外星生物的開心念頭下結束,而是在下一秒獄寺連大聲歡呼『我找到外星人了!』都還沒說出口時,少女的服裝包括貓耳在一剎那化為虛有。就目前狀況看來是一位鼻血爆衝的男子和裸女光明正大的 呆 在那,所以說獄寺君啊獄寺君,不是早跟你說過了『路邊的野貓別亂踩』嘛。 ×× 02. 講桌上方的時鐘正滴滴答答的走著,等著12點整吃午餐的學生們,正默默的將飯盒偷偷的拿出來,不過……好像有個人例外,那就是我們的獄寺君,眼神呆滯不打緊、眼皮鬆垮到快掉下來,這些現象在這星期的每一天都是如此,這使得關心部下的十代目開始擔心是不是自己派太多工作給獄寺了。 突然,刷 ── 的一聲,教室的門被打開了,跑進來的是位有著貓耳朵、貓尾巴的可愛女孩,寂靜的教室裡,大家都被嚇呆了,大家望著那女孩跑向獄寺準人「準人準人,你看你看是耳朵和尾巴耶!」 差點被嚇死了,獄寺準沒想到這女人還跑到學校來,尤其那尾巴和貓耳,大家一定會把他誤認為變態,這傢伙不顧自己名譽也好歹為他想想嘛。 「貓耳?!」躲在山本身後的偉大十代目看著妮娜有點害怕的問著,畢竟他看過的怪場面、怪人太多了,而且每次都會把他捲進去沒好結果,所以這次既然對方來找獄寺他也就不插手了,躲得遠遠的,不要再把他扯進去就好。 「那個……十代目……這位是……是Cosplay愛好者,哈哈哈。」尷尬的笑了笑。 「準人準人,什麼是Cos……嗚嗚嗚……」獄寺趕緊摀住妮娜的嘴,他可不希望今天他還得面臨禍從口出。 「哈哈哈,沒什麼十代目……什麼事也沒有您不需要擔心,我把這怪女人攆出校門後馬上回來。」 學校頂樓── 「準人準人,手好痛喔。」經妮娜這麼一說,獄寺才發現他似乎抓得太緊了,沒辦法,不趕快逃離那個地方,新聞社的明天一定會以他為主題登報。 「抱歉抱歉!話說……你這女人怎麼會跑到學校來?」 「妮娜在家想說要試試看,沒想到進步了耶,準人你看,變裝時已經有貓耳和尾巴了,嘻嘻。」看著轉著圈開心燦笑的妮娜,害獄寺瞬間不知該如何趕著小妮子回去。 「啊,對了!既然這邊那麼空曠,妮娜就給準人來個沙必思,啾!」等等,為什麼這個沙必思讓他有種不好的預感呢!? 「來囉,換裝 ──」瞬間金色的光芒環繞妮娜,頭頂的貓耳跑了出來,也跑出一頂可愛的巫師帽,原本的衣服被換上擁有大大蝴蝶結的俏皮魔女服,粉色的蓬蓬裙後跑出了尾巴,上面還打上了蝴蝶結與鈴鐺,鞋子則是與卡通相同魔女都會穿的時尚靴子。 「怎樣,準人準人厲害吧,OH,這次維持得時間也比較久耶,果然有準人很重要。」 「嗯……嗯……」這也太萌了吧,不過為什麼在他心而怦怦跳時,有股不祥預兆也從心底湧出了?還有……剛剛那個背景音樂是怎麼回事?雖說是魔法少女,但變身還真有音效喔!還真是配備齊全的讓人想不吐嘈都難呀。 「準……人…!」妮娜話都還沒說完,果真如同獄寺的預兆般,宛如惡夢的將第一次見面的結尾劇情又重新的演了一遍,所以最後空蕩蕩的頂樓上只有個裸女和被自己鼻血淹沒的少年。 ×× 03. 有一天,獄寺家的門鈴突然響了起來,他開始擔心起來要是十代目來訪看到他與女人同居不知該怎麼解釋,且如果被棒球笨蛋知道,肯定全彭哥列的人都會知道的,真是糟糕呀。不過想歸想,他還是很無奈的去開門,沒想到門外站了群黑衣人,讓他束緊神經心想是哪個家族來找碴…… 「喂,哪個家族的,想幹掉我沒那麼簡單,老子可是彭哥列的嵐之守護者耶!」 「不好意思,我們是魔法公會的人,是公會不是家族,先生您似乎搞錯了,還有我們要找的是妮娜霍克小姐,不是什麼嵐之守護者,還有要使用風之魔法必須是普托氏族才可使用,先生您似乎不是普托家的人吧,我記得……」 「好了好了,進來吧!妮娜她在裡面。」他可不想再繼續被瞧不起,他那麼風光的介紹自己換來的是什麼……土魠還是普托的,搞啥啊! 走進獄寺準人家門後,魔法公會的人的確被所看到的景像嚇了一跳,一位少女把毛線球弄得整個家都是,最可悲的是那個少女似乎把自己纏繞得解不開,活像蜘蛛網上被纏繞的獵物,這位少女…這位少女,難道是他們這次任務單上的霍克公爵家的第一千金?如果真的是……那霍克家族似乎有滅門危機耶! 「準人準人……嗚嗚,妮娜被纏住了,快救救妮娜吧!!」 「真是的,妳這女人在搞什麼啊?我才去開個門不到五分鐘耶,妳就把自己搞成這副德性,真是神奇耶。」獄寺推開站在他前面那群被嚇呆的黑衣大叔,接著苦命的幫妮娜鬆綁。 「唉,終於好了!謝謝你獄寺。」一抹微笑,讓獄寺這小子的雙頰浮起紅暈。 「沒…什麼!對了這幾個大叔說是魔法公會的人。」指了指後面嚇呆的大叔們。 「公會的人?」 「您好,妮娜霍克小姐。我們是公會第三部門的懲處人員,先前因系統故障導致原先要懲處依克蜜法拉的懲處魔法施到您的身上,深感抱歉。目前我們還在追緝依克蜜法拉,不過先為您送上解除魔法藥水來恢復您的魔力,請。」 妮娜想都沒想,就趕緊把魔法藥水一口氣喝光。這剎那獄寺有點難過,相處快要一個月,這女人的喜好他都全知道了,總愛『準人準人』的叫著,沒事就對著他亂傻笑的,搞得他現在突然依依不捨起來,與擁有萌屬性的魔法少女那麼親密的共處一個月,說不動心是騙人的,但他知道該道別還是得道別,畢竟她和他是不同世界的人,他是未來要沾滿鮮血的人,和她是會為人們帶來幸福的人是不一樣的,今天過後一切都會回歸原位,他又會是那位彭哥列十代首領的左右手──獄寺準人了。 「力量……!好像湧出來般……」喝完藥水的妮娜被一股異於之前的巨大光芒包圍著,強大的力量讓她開始變身起來……但……狀況似乎不太對耶?唰 ── 的一聲,一位全裸的少女從光芒上掉了下來。結局各位看官只會看見一位嚎啕大哭的全裸少女和一群躺在血泊上的大叔與一位少年──獄寺準人。                                                                                END 番外 「嗚嗚……為什麼?為什麼?連原本僅存的魔力都不見了……嗚嗚……」妮娜是哭得亂七八糟,但看在獄寺心上雖有不捨但卻有鬆了口氣的感覺,或許他還想與著小妮子再相處點時間吧。 「對不起,妮娜霍克小姐。我們會馬上回工會找出原因,初步診斷應該是系統尚未復原導致調配出的藥水錯誤了。」 但不等魔法公會的人說完,碰的一聲,我只能說剛剛所殘存在空氣中的妮娜魔力,像氫氣般碰的一聲……爆炸了。 可憐的獄寺準人,他與逆境的戰鬥依然持續著。所以這一切都是亂踩路邊野貓所害的嘛,各位小朋友,獄寺大哥哥的經驗只能告訴我們何謂路邊的野貓別亂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